超越宗教之上

關於部落格
愛與感恩是體現自我靈性的唯一途徑!有愛無礙,感恩無怨。

不要問”上天”為何賜予您如此的人生課題!而是要體現”上天”所賦予您的人生意義!
  • 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靈性的覺醒

 超越宗教之上—靈性的覺醒
                   
(
最終極的秘密)

幸福就是懂得享受當下所擁有的一切!
我只能提供大家找到永恒幸福key的方式,
但唯有靠想要擁有幸福者自己才能找到那把
key!
 
作者:借名本逢,生於1964年,於2006年感受到神、得道、證佛。

 
自序:
在完成超越宗教之上靈性的覺醒作著後,有機緣閱讀了The Secret秘密(Rhonda Byrne)及遇見心想事成的自己(張德芬)二本著作時,自己覺得蠻有趣的,因為其內涵猶如當初我想寫有關念力著作時的概念有所雷同 (請參考:我之所以感受到的關鍵點),而如今已有人將它完成了,或許這就是所謂成事不必在我!然而若不知生命最終極的意義,那麼在人生的過程中,不管實現了多少物質層面(名相)的願望,最終必定還是會有所遺憾!因此借此機緣告訴有緣人唯有將心念用於追求對的信仰上,而所得到的才不會有所遺憾、悔恨!
  
 
導言:
凡事只有必然發生而沒有應然,所有的一切都已由上天做了最適當的安排,猶如這本書一定會產生亦會和有緣人相遇一樣,如此巧妙的被安排著,緣起緣滅,萬般皆緣,在此由衷的感謝上天、萬事萬物及所有有緣人對我的恩賜、付出。
在名相界、心相界裏以相對論來做論述是很不錯的論述,但在無相界的論述裏只能以絕對論來做論述。
 
做為一位差使(心靈指引者)就有責任讓有緣人能正真了解到正確的對、佛、道之信仰而辨思何謂迷信!因此個人只好借用以下佛陀的論述供有緣人作為辨思。
(羯臘摩經)佛陀:
勿因耳聞而輕信,道聽塗說本無稽,
不以傳統而妄信,歷代傳說多謬奇,
眾人謠言不可靠,毫釐之差失千里,
迷信教條未見安,經典所載非無疑,
師長訓示固可貴,懾信權威非所宜,
凡事合理方可信,且需益己復益人,
必俟體察分析後,始能虔信並奉行。
對神的信仰不只思想上的信仰更是實踐上的信仰。
只滿足於在理論和傳聞中認識終極實相的哲學家,被佛陀比喻成替別人養牛的牧人,而穆罕默德則用一個更平常粗俗的隱喻,他認為哲學家如果不實踐其形上學,就只不過是一隻背上負載了許多書的騾子!而我認為對任何教義有再好的學識、研究而不去實踐其內涵、精神也只不過是一隻很聰明的鸚鵡而已!猶如,聽別人講一些美食,講的津津有味,但若自己沒有親自去品嚐,就很難了解那樣的滋味是怎樣亦不會飽一樣!
 
 
溝通的不易:
從前曾對朋友說,和人溝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例如,講的太簡易可能會讓人聽不懂,講了過多的解釋又太浪費時間,在社會心理學上有一個溝通模式的理論把溝通的不易作了一個不錯的禪釋:人際溝通的過程包含有四個成分,一為訊息送傳者,二為溝通管道,三為訊信接收者,四為訊息本身。人際溝通亦分成語言溝通及非語言溝通,這兩種訊息的溝通亦都遵循上述的四個成分來運作。首先傳送訊息者,要把六慾感受到資訊轉換成自己的內在的想法(其間會有一點失真),再將內在的想法轉換成他認為可以讓對方瞭解的符碼過程(建碼)口語、手語、文字(會因傳送訊息者的人格特質、達表能力而失真),當訊息接收者接受到訊息而轉換成他自己的認知【(解碼)包含知覺訊信,解釋訊息、評估訊息,回饋反應(會因訊息接收者個人的人格特質、認知能力不同而失真,其中亦包含語言及非語言)】,我之所以要說明溝通不易這件事,主要的目的是,我認為一般的溝通已是如此的不易,而我卻要讓大家能瞭解到大家不曾感受到神的那種感受更是難上加難,所謂道可道非常道!即然道是不可說的,說出來的道就不是道了,那麼道到底該不該說呢?我想老子已說明了,我們所謂的差使(心靈指引者),只能提供方法,致於能不能感受到神,得道、證佛那就是要看有緣人的修行與機緣了。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每位差使(心靈指引者)所留下的論述雖各有不同,但意義卻相同,無非是要指引人去感受到神的存在,得道、證佛而能離苦解脫,獲得永恒的愉悅,因而在此希望所有的有緣人都能找到較適合自己的論述,加以閱讀並實踐每位差使(心靈指引者)論述裡的主要精神,而不是去做不必要的區分及爭論並造成不必要的對立!
  
 
寫作的難易問題:
以爬山來比喻,若以直坡的方式來登爬能較快登上高峰但比較困難登爬,若以迴循的方式來登爬會較慢登上高峰但比較容易登爬,但對能力好常爬山的人來說並沒有差別,但對能力不好不常爬山的人來說其差別就很大了,而寫作也是一樣,若針對一些理解力足夠的人就應當簡截點而不應多加纍贅,若針對一些理解力差一點的人就得盡量加以述訴了。
因此個人在本書的前半部將以直接的方式寫作,而後半部則是引用小故事(或許每個故事都有可能引發有緣人不同的人生觀的省思,但那只能由有緣人自己去詮釋而我將不去做解說,畢竟那是故事的附加價值。)並加入自己所要表達的體會方式來寫作,希望這樣的寫作方式能對所有的有緣人都能有所助益,對有足夠理解能力的人來說只要看前半部就可以了,但對理解力較差的或許可從後半部獲得些助益。
本書在用字遣詞上,或許會有所差異,但請有緣人不要執著於文字上的專研,而是要了解文字所要表達的內涵,如此才不至於陷入一些名相(文字)上的不必要的爭論。
 
 
名詞的解說:
我所謂的三界是:名相界(名相思維)、心相界(心相思維)、無相界(無相維思),名相界可分為名相主體,即為人的六慾,及名相客體即為六慾所對應的所有一切。心相界可分為心相主、客體,即為人的七情,我與他人互為主、客體,我是七情的主體亦是他人七情的客體。無想界可分為無相客體,即為人的神性,及無相主體即為神。客體乃因主體而存在,換言之若沒有主體的存在則客體亦不會存。
名相:泛指一切能透過六慾所感受到的有形、無形之事物。
心相:泛指一切能透過七情所感受到的無形事物。
無相:是指每個人的內在神性、佛性、道心。
 
God可謂同等於神、佛、道、空、虛、無、有(存有)、上帝、上天、安拉等【名稱(名相)不同、意(無相)相同】。
我佛心中坐,道存於心,每個人都有內在神性(其主要是感受以上永恒存在的感受器)
 
有緣人:泛指一切和我有身緣、心緣、佛緣的人。
 
耍嘴皮:自己常用耍嘴皮的名稱來指稱一般人常會用理論性、假設性或自己說的到卻做不到的論述來做不必要的辯論,在的安排中一切都只有必然,沒有應然!任何一件事只有在其當下才會有其意義!其餘的假設性論述都不會有其真正的解答,唯有在當下才會知道真正的作為。
 
註一:感受到、得道、證佛,三種用詞雖有不同但都是指同樣的一狀態,我之所要用感受到是因為名相六慾是對外在一切的感受,心相七情則是對人、事、物的心裏感受,因而無相神性則是對神的感受。若有緣人知道我為什麼要用感受到的用法後,那不管有緣人往後用什麼名稱去形容這種狀態都無所謂了,不要執著於名相的稱呼。
 
註二:我所謂的差使是指所有的感受到神、得道、證佛者,我之所以要用差使的名稱是因為它有如郵差一樣,只是傳送的訊息不一樣而已,感受到神、得道、證佛者對神而言是在傳送訊息的差使,對人而言是在引指人如何去感受到神的存在之心靈引指者。
 
註三:所謂的完人是指一個人已達到生、心、靈的自我認同,只差在沒有開悟得道、證佛、感受到神而已。
  
 
感受到”(得道、證佛)(註一)的初探:
有緣人的疑問:
當我告訴朋友說我感受到時,一般人會問我是如何感受到的?我是信什麼教的?我有在修行嗎?和那位大師在修行?要不然我怎麼有辦法感受到”?”長得怎麼樣?我感受到和我開不開店有什麼關係?我不做了(開店)是不是要去修行?那以後我不工作了活生怎麼辦?我要分享、傳送永恒的愉悅要如何做?
我想大家會有這樣的疑問不是沒原因的,因為一開始自己認為每個人都有神性所以每個人都能感受到,而且只要每個人都能發揭自己的內在神性的話,那要感受到的存在就不會太難了,但後來自己才發現原來要發揭每個人的內在神性卻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因此才會自古以來能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者、聖者(指感受到神之人)等人會如此少數,然而我們這些人的人生課題只是在傳送的訊息及指引人感受到祂的存在而獲得永恒的愉悅而已。
  
 
自我課題自我完成:
完成自我的課題是否是自私不管對家人或對他人的責任?我認為這樣的問法是在問有關名相的問題,亦即對家人名相的照顧,我認為懂得順命的人,他會順命的完成他在名相裡應完成的責任課題,但在神性這部分他只能提供協助而已,他沒有責任亦沒有能力去替別人完成,因為每個人的課題都需由其自身去完成,(所謂各人吃飯、各人飽一樣)猶如我的手痛時,我也只能自我承受而別人是無法替我承受一樣!它不像債務一樣是可以被代償!
 
 
第七碗飯的重要:
問我如何感受到的問題?我只能說一定需要完成一些祂所安排的課題,要不然會猶如一個人吃飯吃到第七碗而感到飽時,所說的話一樣,早知道吃到第七碗就會飽時,他就吃第七碗就好了,一樣的愚昧!人生課題的安排都一定有祂的用意,而我們只能順命而為,如此才能感受到祂的恩賜!
自從自己懂事以後自己常會對提出質疑?例如:我的老家,過去要回我的老家時,有兩條不同的路可以到達,當時年少會常在想若走a路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或走b路時又會發生什麼事?而我為什麼要走a或走b?是否冥冥中所謂的上天已為我做決定了?若是如此的話,那祂要我走a路,我就要走b路,我為什麼要順從祂的安排?然而我走b路難道就不是祂的安排嗎?像如此無答案的問題若自己一直想下去不瘋掉才怪!
 
 
對名間信仰的存疑:
自己過去對我們的名間信仰常存疑?為什麼信奉祂們的人就會得到保祐,那麼所謂的好人與壞人都信奉祂們,那祂們到底要保祐誰?若沒有信奉祂們的所謂好人就得不到祂們的保祐嗎?那麼名間所信仰的到底是什麼樣的”?難道是可以跟祂談條件的?若是如此的話,那這樣的不信也罷?因為若可以收買的話?那全知全能的上帝將不值得我去信奉,亦無資格稱的上全知全能的上帝,因為祂還是要受制於人?我相信很多人都有像我如此的質疑?
然而還是有很多的人一樣在信奉如此的,因為名間所信仰的都會給人一種敬畏的心象,即使不相信也不可以冒犯,否則心裡將會感到不安,因此大家情願信其有也不願去違反其所在的社會性信仰,反正有拜有保祐、沒拜不順利,拜了對自己也不會有什麼損失,那為什麼不拜呢?以免不拜若遭來不必要的惡運要好多了,不是嗎?所以大家只好人家拜就跟著拜就對了,管它所謂的是否可以存疑?只要跟人家信就對了!反正大家都是如此,那何不從善如流?幹嘛!要與大部分的人唱反調呢?
 
 
抽籤的樂趣:
自己過去常會到廟宇去拜拜並抽籤,而且每次帶回的籤一定是好籤,因為若抽到不好的籤我一定會將它放回去並請上天替我承擔,因為祂是全知全能而且是善的,所以我很喜歡到廟宇抽籤,只因它會為我帶來喜悅!然而說來也覺得好玩我在最後的一支籤是在保安宮抽的,它的意思是要我不要再抽了,然而從那次起我就不曾再抽了,而現在我已感受到了所以我將不會再抽了,其實我不管到什麼廟都不是在向廟裡的在拜而是在對我所謂的上天在祈禱,因此不管什麼廟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它是我對上天祈禱的一個場所。
  
 
乩童的功用:
自己也曾因為小兒的問題找過乩童,而當時其亦為我解決了心理上的負擔,雖然現在自己已感受到亦不相信其所謂的神力但我亦不會去為此做批判或去否認其社會功能,因為上天讓它存在就有它的課題要去完成,只要大家不要迷就好了。
  
 
冥冥中自有安排:
自從自己有對人生存在意義的思考以來就一直相信人生冥冥自有安排(上天的安排),所以我過去的名言就是凡事盡人事、聽天命,老天要給我的祂就會給我,老天若不給我的強求也強求不來,而自己對名間所信奉的神,有拜有保祐的信念也常存疑,因為我從不相信一個所謂的壞人或不努力過活的人,只要求神拜佛老天就會保祐他?而一個所謂的好人或努力過活的人因不相信祂而上天就會棄他而不顧,若是如此的話,那上天也太不厚道了亦不是什麼好上天了!那我為什麼要信奉祂?所以我的家人都認為我是無神論者,亦認為我很鐵齒,然而我一直都相信那個所謂全知全能的上天、永恒的存在一直都是存在著,亦冥冥之中已為所有的萬事萬物做了最適當的安排,只是自己一直無法感受到祂而已。
  
 
神事擾人:
過去自己也常質疑名間的宗教信仰及一般人們所信奉的,因為人們常會為了信仰不同而起爭執,因此自己也曾經想過若有機會的話,我會將所有人們所信奉的所有統統把祂們擺放在一起,讓祂們好好的討論一下如何才不會讓人們為了祂們而做不必要的爭論,若祂們自己都搞不定了,那人怎能搞的定?難怪世上的宗教會這麼亂,每個人都執著於自己所信仰的宗教而鄙視別人所信仰的宗教因而亦造成不必要的紛爭!
  
 
開店的緣起:
當初自己會想開幸福小窩也是因緣際會,我一直相信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緣起緣滅非我所能左右,如果問我為什麼會想開(id)憶德豬腳、滷味飯這樣的店,我也不清楚,只因自己很喜歡吃小妹滷的所有滷味,而她在汐止黃昏市場的生意亦特別的好,所以自己認為即然東西這麼好吃為什麼不把它做更廣範的市場發展如此而已。
  
 
現階段課題的完成:
當我告訴朋友說:我是因為開幸福小窩時才感受到的存在而獲得永恒的愉悅因此順命的要將幸福小窩結束時,大家都會問我接下來我要做什麼,我會告訴他們就順命而為吧!若分享、傳送對的感受是我的課題那我就需順命的去將它完成,而我知道其實他們要問的是名相客體的部分,即是那我沒收入如何生活,還有對家人的責任,其實這是一般人對名相客體執著的牽掛,若大家懂的順命而為就不會擔心這些了,因為上天要賜給人多少的名相體客財富都已安排好了,想強求也強求不來,若我們不順命而為卻要逆命而為,我相信其結果還是一樣,只徒增自己不必要的痛若,猶如我們要到同樣的目的地,一條路是順風而另一條是逆風,那你會選擇那一條?
 
 
幸福小窩之涵意:
在開幸福小窩時,為什麼自己要把店稱為幸福小窩其實自己很想能賣給所有朋友是一種幸福的感覺,而自己認為吃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自己曾請朋友猜若任何東西都可賣的話,那他們會覺得我最想賣的東西是什麼,結果他們都猜對了,那就是賣幸福給所有朋友,而現在我終於求仁得仁了,雖然我的幸福小窩已幸福落幕了,但我現在終於有能力可以賣” 幸福給所有朋友了,感謝上天!
 
 
我之所以感受到的關鍵點:
因本人於開幸福小窩時設計了一個「簡易環保手提紙袋及可分離式置杯座」並於2006年年初好不容易申請通專利認證,而在年中提出技術合作之意願,於11月中接到大陸的一家云南臨邦經貿有限公司的來信,說其公司有意願代理本人在大陸的專利權,並協議以美金八十萬元做為大陸永久的代理權,由於對方說的很有誠意亦傳真了其機構的登記證件給我,因此自己已做了很完整的查核工作了,到了大陸與其公司人員接洽時,自己就覺得不對勁了,但自己不願意半途放棄亦想要看看對方在玩什麼把戲(凡事不要危害到自己的性命就好了)?第二天其公司的代表還是赴約前來和我簽約,亦一起用了午餐(是由對方請客)並為我招呼計程車送我離開,搭機回到台灣時,自己還是認為其會兌現的機會很渺小,但還是等待看看反正已不會再有什麼損失了,然而若有兌現的話,我將有資格寫一本我想要證明有關念力的書(因為我認為人的念力是無可限量的!之前總是告訴朋友我要在三、五年內賺到一千萬,因而若此合約兌現的話,那就表是我的念力已發揮了作用,因此在等待的期間自己亦試著將一些基本概念寫下來,但寫了一些自己就寫不下去了!過了兌現的日期,對方真的如我所認為的沒有兌現!當一個人在等待如此多的金錢兌現時,是一個多麼會讓人心裡忐忐不安?即期待又怕被傷害的感覺!然而那段期間自己還算蠻平靜的,一切都順其自然,以平常心對待,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個人認為一個人若無法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那即使他有再多的承諾,其將還是無法兌現的!猶如一個存心行騙的人,不管他做了再多的保證,也只不過要讓自己取得別人的信任以便騙取他想要的事物而已】
在自己確定此合約不會兌現後,自己更相信上天要給我的祂就會給我,若不給我的強求也求不來,自己只能盡己所為,其餘的就交給祂吧!當下的思維是如此的清晰,亦感受到的存在(在此之前自己已感受到內在神性),當我感受到的存在而獲得永恒的愉悅時,自己對念力的論述就再也寫不下去了,因為念力是對想獲得的事物有效,而對一個已獲得如此永恒無價的人來說那念力已無意義了。
當我感受到而告訴身邊的人時,大家一時都無法相信或存疑亦或認為我是在開玩笑的,更甚者會認為我發瘋了,要不然就是卡到陰,只因我常對名間的信仰有所存疑?更不相信宗教(但我心中有一個全知全能的神),所以認識我的人都很不能接受、相信我所說的,只因那不是在他們的信仰內所能理解的亦或他們也沒有那個能力可以理解?或許猶如佛家所說的近親難渡的關係吧!
 
 
感受到後的課題:
所有人對宗教信仰都是為了求離苦解脫(人生苦海、怕下地獄)、永生、來世,反而不懂得活在當下(今世),如此緣木求魚、本末倒置如何能求得離苦解脫更何況求得永生、來世,若無法順命愉悅的活在當下,那將是苦海無邊即使求得永生、來世還是一樣活在苦海裏,如此的永生、來世不知有緣人是否還想要?這一世的苦難道還不夠嗎?
我所感受到的歷程和一般的差使(心靈指引者) (註二)不一樣,他們大概多少都有所謂的修行過、或讀過一些各宗教的教義,而自己雖有閱讀過有關的文章但卻沒有真正閱讀過任何宗教的教義,因為我的資質過於平凡無法閱讀那樣精深的教義、經典,然而在我感受到後,我不得不檢驗一下自己所感受到的是不是值得相信的,所以自己趁機看了一下各宗教的教義及一些差使(心靈指引者)們的論述,結果所有的宗教教義及我閱讀到的所有差使(心靈指引者)的論述都和我所感受到的都是一致的(我沒閱讀任何經典所有的內容,我只是看了一下它們主要對神、佛、道的述論而已,至於其內容只不過是在指引人如何去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的方式罷了,因而對我來說那已經不再重要了)
很多的朋友都很好奇,我感受到跟我工不工作有什麼關係?其實感受到不是就不用工作了,只是當一個人能感受到時,他就會自然而然的知道他的課題在那裏,沒有工作(為錢的工作)並不代表沒事做,相反的他的課題反而會變的更重,然而他還是會順命的去完成他的課題。
猶如現在我的課題就是要如何整理相關的資料而能以較簡單易懂的方式來指引有緣人去感受到的存在,即使有緣人無法感受到的存在但只要有緣人能成為一個完人(註三),那我的課題便有其意義!
當我感受到時,自己認為每個人都有神性,所以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存在,但當我在與老子、六祖慧能做檢驗時,才發現雖然每個人都有神性、佛性、道心但卻很少人能感受到神、開悟得道、證佛,而六祖在眾多的高僧中才要找一個可以傳袈裟的高僧都找不到了(傳聞中達摩曾預告說袈裟傳到六祖就不用再傳了,因為六祖以後就會有更多的弟子得道、證佛,此傳聞我不便評論亦無法證實,我只是要表達說能得道、證佛的人其實是很少的),更何況是我要指引人所有的有緣人去感受到的存在呢?如此的課題有多重想必所有的有緣人應能明瞭?然而我並不會擔心、煩憂,只因我只能順命的去完成我的課題,而其餘的課題就是的課題了,我幹嘛!替祂擔憂呢?祂一定有祂的安排不是嗎?
 
 
人為什麼要有對神的信仰:
一個人若能每天過的很愉悅亦了解人生的終極意義那我認為他就不用有對的信仰,因為人生即然如此完滿了,那對的信仰就沒有意義了,而小孩子及一些無法思辨的人亦不需有對的信仰,因為他們已是在順命的生活了,只有懂得思辨而無法了解人生的終極意義及想獲得永恒愉悅、離苦解脫的人才需要透過對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題課:
不管每個人的名相主體為何,只要能看得懂此書或聽得懂此訊息的每個人都有可能獲得永恒的愉悅,若你有你必定可以從對的信仰中,獲得永恒的愉悅,無論你的名相主體如何那一定是上天賜給你最好的禮物,雖然我無法真實的感受到名相主體”(身心障礙者)有所缺失之人的痛苦,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那是上天賜給你的課題,雖然課題重一點但一定有它的意義存在,然而不要問我上天為什麼要賜給你如此重的課題而這個課題的意義又是什麼?因為我只是一個能感受到存在的一個平凡人而已,我沒辦法替做回答,任何人也不可能回答這樣的問題,只有你自己去信仰及實踐對的信仰,順命完成祂所賜予你的題課,你就能瞭解祂所給予您的意義,亦能感受到祂恩賜,雖然我不是有錢人,無法了解金錢所帶來的快樂有多少,但我可以告訴大家若沒有對的信仰及感受到祂的存在即使家財萬貫也只是徒增煩惱不斷,若金錢真的可以為人帶來快樂那也是短暫的快樂,亦或只是對名相客體物質上的短暫滿足,唯有從對信仰中所獲得的愉悅才是永恒的愉悅,所以不管名相主體的貴賤、尊卑而每個人的神性都是平等的,每個人亦都能獲得永恒的愉悅,只是每個人必需完成的課題不一樣而已!
  
 
如何實踐對的信仰:
對神的信仰,不僅是思想對祂信仰而已更要實踐祂對我們的恩賜(受與施),即是順命愉悅的活在當下,而所謂的順命乃是無時不刻保有一顆感恩的心及心存真、善、美的心念完成上天所賜予的所有課題以達到無私愛之境界,所謂的善不只是心存善念而已亦需盡自己的所能盡可能的行善,所謂的真亦不只是保有一顆真誠的心而已也需盡可能的做到言行一致,所謂的美亦不只是保有一顆審美的心而已也需盡可能的對我們的周遭的人、事、物、環境都能欣賞其美好,即欣賞其優點、包容其不足及欣賞自我的優點並接受自我的不足,為什麼我要說盡可能的去做而不是一定要去做到呢?因為若能完全做到那表示一個人將快要能感受到了,而所謂的盡可能即是當一個人能實踐多少那代表一個人將越接近感受到的機會有多少。若當一個人能做到無真、無善、無美即達到無私的愛時那他就很容易感受到神性及感受到神了。
  
 
靈魂是向上提升或是向下沉淪:
順命愉悅的活在當下,即是全然欣然接受上天所安排的一切課題亦無時不刻的保有一顆感恩的心及心存真、善、美的心念並實踐。
感恩可以透過禱告的方式將自己對萬事萬物的感念及所思講出來或冥思,其可以增強念力亦可以淨化心念。
朋友的提問,靈魂向上提升亦或是向下沉淪,即是自己所謂的無相思維的提升或沉淪,主要取決於對真、善、美心念及實踐的多少或與其反向而為多少而決定。
  
 
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的真諦,由於主體本身即是發光體、快樂的散發者,因而其任何時刻在任何地方都能愉悅的活在當下,而不是猶如所謂的享樂主義者一樣的追求當下的外在愉悅,因此當所追求的愉悅過後,所留下的卻是空虛落寞,而不曉得人生的真諦為何。
活在當下的積極做為,凡事只有必然而沒有應然,因此不要為過往的一切有所悔恨、不捨亦不需為未來的一切做不必要的假設,因為會發生的它必然會發生,沒有早知道亦沒有能事先可以做準備,只有積極的當下做為,每一個當下即是永恒,唯有懂得活在當下一切事情才會變得真實,亦唯有活在當下才能解決當下的問題,要不然一切都只是假設而已,其一點意義都沒有,過往的一切都已成為事實而無法改變,未來的一切未必會來,只有當下的事情才能有積極的做為,因而不管我們用什麼的方式、態度去面對,它亦將會成為一個過往的事實,只是下一個當下所要面對的課題會變得難易與否而已!
 
 
何謂無私的愛:
所謂無私的愛,大家都會講但其真正的真諦為何我相信很少人會知道,即使知道了我想能做到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大數多的人都會把七情中的愛當做唯一的愛而無法理解到神性裏的愛,因此才會有小愛、大愛、愛自己、愛親人、愛鄰里、愛國家、愛民族、愛人類等等的有區別心的愛,但就是無法愛無所愛,即是萬事萬物皆有神性,即有神性皆為平等,即是平等就無所不愛!
人們之所以無法了解無私的愛之真諦,乃是因為人們不懂得真正的感恩,所謂的感恩是出自於內心對上天、萬事萬物及人們給予我們一切恩惠及幫助,只因我們無時不刻的都在接受上天的眷顧、萬事萬物的付出、人們的幫助,我們之所以會覺得自己富有並不是在於我們擁有多少的財富(名相客體)及我們長得如何完美(名相主體)而是在於我們是否懂得感恩,人們之所以不懂得感恩乃是因為人們無法真正了解到上天所賜予我們的一切及萬事萬物對我們的無私付出,也是因為如此所以人們很難感受到的存在。
  
 
神無所不在:
神性存在於萬事萬物,則無所不在,然而祂卻不是有形的亦不是無形可透過科學來得知的東西,祂只是永恒的存在而已,但祂卻可透過思想上的信仰與實踐上的信仰來感受到祂的存在,然而祂很難讓人感受到祂的存在,而能感受到祂的人又覺得不是那麼的難(但一定需要完成一些祂所安排的課題,要不然會猶如一個人吃飯吃到第七碗而感到飽時,所說的話一樣,早知道吃到第七碗就會飽時,他就吃第七碗就好了,一樣的愚昧!人生課題的安排都一定有祂的用意,而我們只能順命而為,如此才能感受到祂的恩賜!),嗯!難怪!佛家:所謂的渡有緣人。
的信仰為什麼那麼難讓人感受到,或許是因為祂是無形的及祂無所不在的關係吧!只有在人們需要時才能感受祂的存在,就像我們活在空氣中時,很難感受到空氣的存在(意義),唯有在沒辦法呼吸時才能感受空氣的存在(意義),因而唯有當人們在面對生死或思考人生的終極意義時,才會隱約覺得有一個主宰的存在但卻無法感受到祂存在。
 
 
人只有神性不會有神力:
每個人都有上天所賜的神性但不會有神力,若有的話也只是有念力而已但念力也有其極限,亦只能對自己有效對他人是不會作用的,除非他人是跟自有同樣的意念,所謂的我佛心中坐即是每個人都有佛性,而自說有神力之人一定是騙人的,那是因為他已不是人了,再假若他說他可以用他的神力幫助人但還要人家給他好處的話,那更是天大的笑話,即然他都有神力了那他還有什麼東西得不到,還要別人給他,猶如知道大家樂明牌的騙子一樣,即然他那麼厲害知道明牌自己去簽就好了幹麻要人家簽中了再給他錢,但還是有那麼多人上當受騙,我想這個課題是在讓人學習如何戒貧,自己在遇到困境的時候也曾經想過若自己能擁有神力不知會有多好,但若真正的思考起來,坦若自己真的有神力的話那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因為要什麼就能擁有什麼那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可言,人之所以為人不就是為了完成所賦予的課題嗎?
 
 
對神的感受是否有所不同:
所謂每個人都有神性而所感受到的之存在是否會有所不同,我以可告訴大家,只要是透過神性所感受到的一定都是一樣的,若有不一樣的大概是對其稱呼的不一樣而已,為什麼會有人質疑覺得每個人所感受的到或許會不一樣呢?現在我就舉個例子來說明,猶如水我想相信人對水的稱呼會不一樣,但對水的本質來說是一樣的而對水感受卻不一定一樣,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那是因為透過肉體所感覺的關係,而對的感受是透過神性,因而其所感受到的終極存在、意義是一定會一樣的,或許其稱呼會不一樣,然而真的感受存在之人是不會執著於稱呼的不一樣!
  
 
差使都是一樣的:
能感受到存在的人是不會分所謂修行功力的高低,因為感受到的存在只是一種必然的存在的感受而已,若真的要分也只是聞道有先後的對人尊崇而已,若真的還要分的話,大概就是如何指引人對信仰的功力了,猶如有些老師在教學生,很容易讓學生一聽就懂,而有些老師教的很認真但學生們就是聽不懂。
  
 
不要問我神才能回答的問題:
祂是無所不在的,祂主宰我們的一切命運亦主宰萬事萬物,只有的存在世上一切才將成為可能,我只能著告訴有緣人的在存性及試著向你解釋如何感受的存在,但不要讓我解釋有關的任何作為及意向,因為人是無能力解釋的任何作為及意向的,若有任何人可以跟你解釋有關的任何作為及意向時,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那一定是騙人的,因為是創物者而是被創物,那麼請問被創物那來的能力可以解釋創物者,例如:人在演布袋戲時,人賦予布袋戲裏的人物角色及靈魂,所以布袋戲裏的人物才能上演,而非布袋戲裏的人物自己主動上演的,而戲中人物的詮釋是由人賦予其意義的而非其人物賦予意義的,以此類推也一樣被創物者賦予生命,所以那來的能力可以詮釋有關的任何作為及意向。
  
 
宗教的本位想法:
我對任何宗教信仰及儀式都給予尊重,畢竟那是認識存在的一種方式、途徑,但只要不迷信就好了,只能向祈禱而已但無法和祂談條件的,所以一切能和談條件的宗教、儀式肯定都是騙人的,那是迷信!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賦予的,那為何還需要和我們談條件,如此不是很可議嗎?我想宗教及儀式除了是一種認識的方式及途徑,其亦給人一種精神上的寄託,畢竟每個人對的認識不是一蹴可及的,所以一定都需要靠著某種宗教及儀式的方式來達到感受到目的,但若己感受到了,(就不應執著於感受到的方式、途徑上)我想這句話是白說了,因為真正感受到存在的是不會執著於任何宗教、儀式信仰上,但我還是一定要提醒一下,因為很多人都執著某種宗教、儀式上,更甚者將對宗教及儀式上的信仰等同於對的信仰,也因此才會造成宗教本位的問題,只認為自己所信仰的宗教才是能認識真的唯一宗教,其餘的宗教都不足為信,如此才會發生宗教上不必要的衝突。
 
 
戒律、規範的辨思:
宗教上的各種戒律、規範及宗教的各種儀式規範,我想都有其宗教上的不同意義,若是為了協助人們達到感受到的目的是無可厚非的,但若固著於遵守形式上律戒、規範,自己認為這是會造成信仰上的偏差亦會造成對信仰的誤解,祂不會要我們可吃什麼而不可吃什麼亦不會要我們可做什麼而不可做什麼,祂無所不在亦在我們的內心裏所以當我們要做什麼時,會感到心不安時那就代表那件事是不好的,那就不要做了,若要吃什麼時會讓自己感到不舒服時,就不要吃了,那表示我們不一定要吃那種東西,不管做什麼都應率性而為(以自己的天性,因為天性是善)順其自然,不管吃什麼隨遇而吃(因為每個人對吃的種類都不一樣,但以自己主食為主),例如:我只吃雞肉、豬肉、海產類其餘的肉類就不吃了,而美國人吃牛肉,和尚只吃素食、喇嘛也吃肉等,吃東西只為了我們的肉身與對的感受、信仰無關,而每個民族對吃的種類也不一樣,所以不能將吃的執著方式推至於對的不敬,而每個不同的宗教信仰都有不同的儀式因此應尊重每個不同的宗教信仰及不同的儀式,而不應認為只有自己所信奉的宗教才是唯一能感受真神的宗教而別人所信仰的宗教就不足為取,個人認為不應將人為的戒律與規範都說成的旨意,我認為只能透過信仰來感受祂存在,卻不能解釋的意向及作為,如果人可以解釋的意向及作為,那麼是不是代表那個人比還要要不然怎會有能力替做解釋。
  
 
 
民間信仰:
民間的宗教信仰,與其說是對的信仰,不如說是對社會性的信仰,在台灣裏人家拜我們也會跟著拜,所謂有拜有保祐這就是習俗,那到底在拜什麼我想很多人都不知道,只知拜了會讓人感到比較安心,其中包含了對的敬畏,因為在大家的觀念裏是可以和祂談條件的亦會懲罰人的,若是順祂(習俗)的意儀式做的人將可順利、大富大貴、平安美滿,若沒順祂(習俗)的意儀式做的人將會得到懲罰、諸事不順,我想在台灣很多人會迷信大概與我們的習俗有關,因為大家寧願信其有也不願去違反習俗而惹來不必要煩惱,台灣民間的宗教信仰很容易把一些人物神格化亦很容易把人格化,例如將一些傳奇、崇拜人物神格化,如關聖帝君、濟公、林默娘(媽祖)、五府千歲等,而當我們去拜拜時,那些充當靈媒的人或解釋者又把人格化,常用自己的想法來解釋的旨意、作為,因此當一般人遇到一些無所適從的事情時,就很容易深信不疑,若遇到一些敢假藉之名義的神棍更容易使迷信者受騙上當。
 
 
偶像崇拜的省思:
過去自己還沒有真正理解對的信仰時,自己崇拜過孫中山、馬克斯這樣偉大的思想家、實踐者亦佩服KublerrossFrankl這樣生命的實踐者,但自從自己理解的必然存在後,就讓自己體會到信的人是不會自卑亦不會自大也不會有偶像崇拜,有的只是對的感恩及愛,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出自於祂的必然,每個人的一生都有其必然的課題要去面對而每個課題都必然有其意義,無論每個人的聰明才智如何,出生環境的優劣、貧富如何都有其不同的人生課題必需去完成,當我們明瞭賜給每個人都是祂最適當的安排,若能理解如此的恩賜,那我們就不會自卑亦不會自大亦不會有偶像的崇拜了,因為那都是的巧妙安排,若沒有的必然存在,那麼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將無法運作。
孫中山之所以是孫中山,馬克斯之所以是馬克斯,若不是的恩賜,孫中山就不會是我所知道的孫中山,馬克斯亦不會是我所知道的馬克斯了,猶如現在的我若不是的恩賜,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因為只要讓我成為無思考能力的人,那我就無法寫有關於祂的文章了,很多所謂的正常人(身體健康、健全的人)常會把身體健康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殊不知那是上天對我們的恩賜,唯有失去後才會知道要好好珍惜,很多人都會羨幕別人,因為人們常看到別人所擁有的而沒看到別人所沒有的,亦只注意自己沒有的而忽視自己所擁有的,所以終其一生都會感到遺憾,其最為主要是在於沒有踐實神所賜予受的能力(即不懂得感恩)
  
 
是否已感受到神:
自己現在還沒辦法理解我們所謂的宗教上的神職人員、高僧、和尚、尼姑、大師、禪師、修行者、心靈導師等是否已真正的感受對的信仰?若他們已能真正的感受對的信仰,那他們的課題應該是藉著人們對宗教的信仰來引導人們對的信仰才是,而不應將人們對的信仰無感(無法感受的存在性)而讓自己變成人們所崇拜的偶像,更甚者將自己神格化,自己在想所謂的神職人員、高僧、和尚、尼姑、大師、禪師、修行者、心靈導師等是不是他擁有廣大的信眾他就能成為神職人員、高僧、和尚、尼姑、大師、禪師、修行者、心靈導師等而不一定能真正的感受對的信仰,要不然他們為什麼不引導人們來達到對的信仰,而讓人只對宗教的信仰與對個人的信仰?
  
 
信仰神的思維:
信仰的人是不會相信有鬼、地獄的,因為即使有鬼他也不會害怕,因信仰的人是不會做有虧於內在神性的事,即使有地獄他也到不了,因信仰的人是不會做違背內在神性的事。
信仰的人是永遠不會感到痛苦的,因為他知道上天對他所安排的一切都有祂的意義、用意所以他都會以感恩的心欣然接受。
信仰的人是永遠都不會有悔恨的,因為他知道上天對他所安排的一切都是最適當的安排,而他也會順命的接受所有的安排,因為每個安排都有其意義
信仰的人是不會有敵人的,因為信仰的人是不會有仇恨的,所以他不會樹立敵人,終極的善所以信仰的人是不會為惡的,亦賜給每個人心中都有
信仰的人隨時、隨地都可以歡喜自在,因為上天都將最好的賜給每個人,只要我們懂得感恩,我們就會感受到。
信仰的人是不會在乎是否有前生或來生,而只在乎今生是否能完成所賦予的所有課題,因為前生已成過往的未知而來生是未到的未知,只有活在當下完成今生的課題,才是信仰最終極目的,若真有前生那前生的課題我們已完成就不應在眷念了,若真的有來生那自有來生的課題等著我們去完成,所以現在的我們也只能順命的完成今生的課程。
信仰的人是不畏死亡、而是樂死,因為當我們完成所賦予的所有課題時我們就會離開這個人世間,因為那也是人生的終極課題。
信仰的人會積極的順命”(在人生的課題中都會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最極至不但讓自己達到自己最完滿的人生,若能力許可亦會造福世間)而不會消極的認命”(凡事都認為是而自我消沉、不做為、自哀自憐,非但無法對世間有所貢獻,更甚者將成為別人的負擔)(例如:一位順命的身障者不會因缺少了雙手而感到可憐、可悲反而會運用其所擁有的口、足來使其生命更完滿,而宿命的身障者則會認為自己很可憐、可悲,需要他人的同情亦認為上天對他不公,只看到自己所沒有的而不會運用自己所擁有的來使其人生更完滿。)
 
 
信仰的提問?
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若沒有的話那代表人無需對自己的行為後果負責,若人的自由意志不受的安排,那人對的信仰就不會存在了,因而人到底有多少的自由意志呢?希望自己能悟透這一點,雖然自己已能完全的感受的真意,但還祈求上天能讓自己悟透這一點以便為此點做註解。
 
感謝上天我終於能體會自由意志的真意了,這個困擾已久的題問終於有了一個完善的註解了,信仰的人即然是積極的順命而非消極的宿命,那他就會欣然接受、順從所賦予的所有題課,因此對信仰的人來說所謂的自由意志就等同於順從意志,因而就沒有自由意志選擇的問題,但對宿命的人來說根本沒有所謂的自由意志可言,因為他已放棄所謂的自由意志,很多時候宿命者只想以自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還是有自由意志的選擇權,以表達自己並不受全知全能的上帝所安排,但終究還是逃不開宿命的安排,猶如自己年輕時想擺脫上天的安排一樣,但終究百思不解!當時回我家的路有兩條路可以做選擇,而每當走到兩條路的交叉口時自己就會思考要走那一條路,因為選擇不同而結果是否就會不同,若選擇右邊的走會發生什麼事,若選擇左邊的走又將會發生什麼事,也許走右邊會遇到某些好朋友,或許走左邊會撿到錢或踩到狗屎,我想沒人會知道這個答案,因為兩者是不能比較的,就每個人的生命是不能比較的,也沒有早知道這回事,因為所有事都必然會發生的,當時亦在想若這一切都是上天所安排的,那若要安排我走左邊,那我一定要走左邊以表達我不受所安排,但自己反過來想我所選擇的搞不好才是所安排的,因此當時對上天的感受常會讓我感到confuse,而現在我終於能明瞭、感受到順命是順從的意志與宿命是受限於的意志是不同的,前者讓人得到永恒的愉悅而後者是讓人感到無限的無奈。
  
 
對內、外神性的理解:
內在神性外在神性的理解,自己過去能感受到內在神性的存在但卻一直感受不到外在神性的存在性,而現在自己終於能了解內在神性外在神性兩者都是讓人感受神性的一方式而已,內在神性是透過自己內心的感受來體會神性的存在性,而外在神性是過透他人來讓自己了解神性的存在性,因每個人都有佛性”(神性)
過去一直把外在神性理解成是能將自己的””祈禱分送給他人感受的一種神性,即將理解成可替人們實現願望的難怪自己一直感受不到外在神性現在自己已明了外在神性也是一種感受的方式,是不會為人實現任何的願望,而信仰的人亦不需要任何的願望的,因為信仰的人已得到自己人生最珍貴的感恩、愛、永恒的愉悅
  
 
達到對的信仰(感受神的存在)之要素:
心中有對的信仰(無論以何種宗教方式都可以)
信仰不只是思想上的信仰,更是實踐上的信仰,即是順命完成賜予的所有題課,賜予每個人都會有不同階段的課題而讓每個人都能學會每個課題所含的意義,亦賜予每個人不同的課題,但最終極的意義卻是相同,即是讓人學會懂的感恩()與愛()並獲得永恒的愉悅
感受的存在性,可透過自我感受內在神性亦或透過他人、萬事萬物而感受到外在神性
 
 
人的存在課題:
人存在即有其課題(意義、使命),一是對自己而言的課題(意義、使命),一是對他人而言的課題(意義、使命)!
「懂得為何就能迎向任何」尼采,自己現在終於能感受了,即是能了解終極意義,就能順命的完成所有的人生課題!
「不要去問生命,你應該要回答生命對你的質詢」傅朗克,即是不要去問天命,而是順命的去完成上天賜給我們的所有課題!
  

 
 
對安樂死的想法:
過去自己贊同安樂死,只要對象是自願的或其對象已經造成家人的負擔而其家
人已照顧不下去的情況下,我很同意能以安樂死來為其自己亦或為其家人來解
脫,但自我感受到的存在後,我就不能同意安樂死的做法了,因為不管
是對想安樂死的人來說亦或對其家人來說都有他們的課題要完成,因為只有人
生的課題完成了才能圓滿落幕,要不然必然都一定會有遺憾!
至於自然死自己一直很認同,因為人生的課題已完成了就應讓其愉悅的離
開而不應以人為的方式加以強留因為那對當事人及家屬並無太大意義,亦只會
徒增兩者更多不必要的困擾而已。 
過去自己亦贊同墮胎的個人行為,但現在自己亦不贊同墮胎行為,因為那也是
上天所安排的課題,但若當事人一定要墮胎,那所加重的課題亦需自己去
承擔,而我雖不認同但我也只能給予尊重,因為每個人的課題都只能由自己去
完成。
  
 
快樂的長短:
過去自己曾經想過為什麼在小時候只要得到一點小東西就會很快樂亦喜悅很久
,但長大後即使得到很珍貴的東西但往往高興一下就不再有喜悅了,不是我不
懂的珍惜、亦或人心不足,而是物質給人的滿足是短暫的,因為小孩是順命
而活所以他們只要得到一點小東西他們就可以高興很久,而當人懂得思考後就
不懂的順命而活,所以才會即使擁再多的物質生活也不會喜愉太久,也因此
人的慾望才會越來越大,亦越來越不快樂!
 
 
對迪卡兒的補充:
過去在思考迪卡兒所說的我思故我在的論題,以為那是對懷疑論者最好的辨駁
,但後來自己認為那未必是最好的辨駁,因為那個我思故我在的人若死亡了那
這論題還能成立嗎?但若是有個永恒的存在這個存在的命題就一定能成立了,
所以當自己感受到””永恒的存在時,就對存在不再有所質疑了。
  
 
超越樂觀與悲觀:
過去自己是一位樂顴主義者已讓自己感覺很快樂了,但現在的我比過去的我能得到更真實、踏實的快樂,因為懂的順命就能超越悲觀與樂觀的界限了,舉例來說幸與不幸的遭遇是對人心態的感受但若以順命的接受卻是課題的學習,有如我曾經一早開車就與人對撞,是因為自己的不注意超越了分隔線,當對方下來要問我怎會如此不小心時,我就跟她說請她將車開去讓人修理所有的費用我都會負責,而不願和她討論一些於事無補的問題,因為若我有注意了還會撞上嗎?事情已發生了,就沒有早知道這回事,它必然會發生,悲觀的人一定會說我怎麼會這麼倒楣一早就會生這麼倒楣的事,而我一向很樂觀,所以覺得還好沒傷到人,只只花錢消災而已,我亦知道若為了這件事情把心情搞到不好時,當天的惡運一定會接連而來,因為當我們把不好心情傳給別人時,而別人也將不會給我們好心情,若當時我懂得順命的話或許還會學得到更多,諸如感恩

 
 
 
小男孩拿糖果的故事:
從前有個母親將糖果放在一個很漂亮的瓶子裏,有一天家裏的小男孩為了拿
糖果而將手伸進瓶子裏拿糖果,由於瓶子的瓶頸較小,因此小男孩的手被卡
住拿不出來,所以小男孩就放聲大哭,而母親見狀不捨的將瓶子打破,此時
只見小孩手裏緊握著糖果不放,悲觀的人會看到心愛的瓶子就這樣不見了有
所悔恨,樂觀的人則會感謝還好小男孩手沒受傷,而順命的人則會從中
學到放手的課題。(當人們看到小男孩拿著糖果不放時,覺得他若願意
放手時事情何其容易的解決,但人們何嚐不像那小男孩一樣,等事關己時又
是何等的放不開)
  
 
 
信仰的益處:
我想這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因為當我訴告朋友我已能真正的感受到的存在
,那麼都會說然後呢?其意思是在說能感受到又如何,祂對人們有何幫助?
我只能告訴大家是不會保祐人們獲得物質的所需但我可以保證一定能得到
心靈上永恒的愉悅隨緣自在 一個人的愉悅與否不能只看他的表面,
唯有他自己誠實的面對自己才能知道他自己是否愉悅,愉悅不是建立在我們的財
富的多寡亦不是建立在我們的名利亦或建立在別人對我們的讚賞及外在的一切,
而是建立在我們從內心感到的愉悅,若不是從對的信仰得到的永恒的愉
,其所有得到的愉悅都是短暫的,施比受有福我相信,但我不認為施者會比
受者來的愉悅除非他懂得施的真正涵意,要不然他只是在絃耀自己而已亦僅能獲
得短暫快樂!
 
 
 
祈願崖的祈禱:
過去曾經常常站在祈願崖上祈禱,願全知全能的上天能賜福給我所有的
家人、親人、朋友及一切所有的好人都能平安幸福,並能將我對大家的思念傳送
給遠方的所有人,但當我感受到的真正意涵後,就覺得很好玩!或許上天
真的能將我的祝福送出去但對方也未必能接受到,除非也有辦法讓大家能感受到
的存在亦對的信仰,如此我的祝福就能成真了,因為只要大家都能
得到永恒的愉悅,那在人生的過程中大家就都會歡喜自在的面對並完成每個
人的人生課題了。
  
 
善緣孽緣的課題:

自己過去曾在祈願崖禱告希望能結善緣、了孽緣,只因在人生的過程中我們
都會莫名的結了一些孽緣,不管如何我們身邊總會圍繞一些我們不喜歡的人,雖
然我無法將孽緣變善緣,但現在終於能感受到不管善緣或孽緣都是上天為我
們所安排的課題,當我們完成其課題時此就會結束了。
  
 
 
享受物質的真諦:
追求更好的物質享受是人的共同目標,但若把所有心思都用在物質的追求上而
不用在對的仰信上的追求,那麼即使擁有再多的物質享受也只能感到短
暫喜悅及心靈的空虛而已,亦只能獲得向人炫耀的虛榮心,及想從其中得到讓
人羨幕的成就感,而無法真的享受物質所帶給我們的喜愉,唯有當我們能從對
的信仰中所得到的永恒的愉悅我們才會真實的享受物質帶給我們的
喜悅,是不會要我們放棄對物質的追求,只是我們要懂得追求物質的意
義,那物質才會帶給我們更好的享樂而不是讓我們受限於物質的享樂亦成為物
質的守奴者,猶如錢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人方便交易但到後來人卻成為錢的奴
隸,錢原本也只是一種交易的方式而已亦很中性,沒有好壞之分,但若懂得用
錢的人會用錢來幫助別人,若不懂得用錢的人卻會用錢來害人或淪為錢的奴役。 
 
 
 
回饋論:
人為善、為惡是否會有報應,我相信會有的但我不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的說法,我只能以回饋論說來做解釋,例如過去我在美國時常會愉快的
微笑對外國人打招呼而他們也會以微笑的回應、即使沒有,他們也不會過來
打我,而我也沒損失因為那是我發自內心的,所以沒有得到回饋也不會覺得
有什麼損失,但若我都擺一付臭臉給人看,那別人不打我己經算不錯了,他
還會對我微笑嗎?自己之所以不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說法,只因自
己認為其中含有目的的行善及嚇止為惡,雖對惡有警示作用但卻不是發自內
心的行善,若大家能理解的話,那名相的用法就已不重要了。
所謂的不以小善而不為、不以小惡而為之,自己認為只要發自內心的為
善都能得到內心的愉悅,雖未必能得到同等的回饋但一定不會招來惡運,若
是出於自我的為惡雖未必得到應有的惡的回饋但一定會得到內心的不安。
  
 
 
每個人皆能得道、證佛: 
為惡的人有沒有神性”?能否感受到的存在?我認為每個人都有神性亦都能感受到的存在,猶如佛家講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樣,只要他能對仰信,他亦能感受到的存在,只是由於為惡所以相對的,他的質地就會變得較差,因而相對的在追求對神的信仰與實踐神所賜予受與施的能力上,就會較為困難。
  

 
 
神性皆平等:
上天所賜給每個人的神性都是平等的,而會讓人感到不平等的乃是
名相外在物質(實體)界的差異所造成的,因而才會讓人產生貴賤、尊卑
等不必要的區分,而人一旦有分別心那他就很難感受到神性
存在,即是人若執著於名相,受名相所束約就很難感受到神性
的存在。每個人的”天命都不一樣,所以每個人被賦予的名相界
心相界”(聰明才智、身體輪廓、出生的家境等)也不一樣,但每個人最終
無相界卻是一樣的,然而要達到無相界的知覺卻是要完成上天所賦予
的一些課題才能感受到!
  
 
 
性與死亡的層次:
性的三種感受:逞獸慾(不管對方的感受只管自己的發洩慾望)、性行為(雙方只
為了滿足、享受性的愉悅)、做愛(除了滿足、享受性所帶來的愉悅外亦享受雙
方心靈、精神上所帶來的愉悅)
死亡的三種感受:畏死(做愧心事,受限於人世間名相、心相的牽掛,不知為何
而死)、不畏死(無虧對心,不受人世間名相、心相的牽掛、死得其所)、樂死
(獲得永恒的愉悅,順命的完成上天所賜予的所有課題時而面對死亡
的最後課題就能愉悅去將它完成)
  
 
 
是否可以販賣神的信仰?
自己覺得很好玩,為什麼對的感受可以無私的分享,但若將祂轉化成可以
做為名相的交換時,自己又會擔心別人若真的能感受到祂的存在時,是否也
會販賣他對的感受,所以能感受到的人就會也變成自私起來不太願
意真正指引他人感受到存在(所以明明不困難的課題,卻把它變得好像很
困難),是否真的是這樣?
才會造成對的信仰不張?明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存在,但到最後
卻成為某些特定才能感受到。而大眾也相信只有那些特定的才有能
力感受到的存在,亦需要透過那些特定才能感受到的存在,
所以大家才願意花錢買個心安!(以上是自己的質疑?)但並不會造成自己不必要的
困擾!因為上天所安排每個人的課題,每個人都必自己去完成,若自己所造成
的課題也只能自己去完成。(所謂各人課題、各人修)別人是無法代我們修的!
  
 
 
夢中的試驗:2007/2/1
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一個很好玩的夢,夢境的大意是我將錢放在家裡的窗檯,
結果一陣風將一千元吹落到樓下的馬路上,因此有人看到要撿時,我告訴他們
那是我的錢所以前幾個人沒有撿就走開了,最後有個人我告訴他那是我掉的錢
,結果他根本不理我而將我的錢撿起來拿給他的朋友而且告訴他的朋友說那錢
是他們撿到的,看我能何,一開始自己很生氣,怎會有如此無理的人,但自己
心念一轉才想到自己不是已感受到亦獲得了永恒的愉悅了嗎?為什麼
還會為了一個虛幻夢境的得失在動氣,因此馬上轉換夢境,讓一場可能引發動
干戈的夢境,平順的化干戈為玉帛的愉悅落幕。醒來後,自己亦感受到若一個
人在不實的夢境中都還會動氣,那在現實中還真的能不動氣嗎?那還真的算是得
永恒的愉悅? 
 
 
 
要順命還是逆命?2007/2/1
今天的下午自己得到一個不錯的課題,就是建管局的人來,要我拆除店裡的招牌的支架(因為我不知道要申請招牌的設置而且有人去舉發)我告訴他那我要用補申請的方式來解此一難題(其實我在想只要拖到我結束營業後就好了),結果他拿給我一些申請的資料,其中要準備及申請的資料很多且麻煩,若要辦好我看等我結束營業了大概也還沒辦好,因此自己決定順命的花錢請人來拆除,要不然我看其結果大概還是一樣,只是徒增一些不必要的課題。
  

 
 
有為而為:2007/2/2
昨晚自己做了一個夢,其內容是我跟一個人買了一部電腦而對方說要便宜
我五仟元,結果我買了後,那個人卻無理的要再跟我要回那五仟元亦在偷
拆我的dvdrom,當下我將他無理的行為公諸於大眾並對他說:我的課題我
自己修,他的課題他要自己去完成,我認為所謂的順命而為的真意是
有為而為,是盡我所能去爭取我們應得的而不是任人做惡(只是要盡量
不要對方難堪,才不會引來不必要的課題),當時發現自己有為而為
想法竟與老子的無為而為的理念相反,因此有為什麼同樣都能感受到
卻有不一樣的認知的質疑,難道就像每個感受到的一樣,
雖然大家都能感受到的實質溫度但每個人的感受卻不一樣,因而我所
感受的只是的一面相而已嗎?但神並不能用名相界的事物來
作解釋啊!祂的存在應該是對每個能感受到祂存在的人都應該是一樣感受才對
,要不然人必然還是會有分別心?最後自己才理解到無論有為而為亦或
無為而為都只是感受的一種方式而已,而不是感受到的不
同面相,猶如:無論性本善性本惡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引導人為
而已。
2/7(更正有為而為無為而為是感受到後的不同脈絡的詮釋
有為而為是指個人順天命而為無為而為是指為政以順天道
而為”(無為而治)而不以人為而為。
  
 
感受到神的認證:2007/2/7
上天感謝您賜給我的課題,但這一次的課題還得請您自己多擔待了,雖然我認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您的存在,但從六祖慧能後到底有多少人能感受的您的存在,我不得而知,但以六祖慧能不傳袈裟這件事來看,就讓我感到在當時只是要找一個能傳袈裟的人都沒人可以傳了,更何況現在我要如何讓更多人感受到您的存在?
(今天自己之所以會有如此的質疑是因為自己忽然想到,若經我指引而感受到的人,經過檢驗後,我就應該有責任為他背書,讓他也能為人指引而感受到的存在,然而為了防止讓有心人士以感受到的名義在外招搖撞騙,所以需有其必要的辨認證件以示無偽。
  
 
靈性上的嗎啡:
自己一直在想為什麼大多數人都對民間宗教信仰很投入亦很容易將對民間宗教的信仰當成是對的信仰但對的信仰卻很難理解,我想主要是民間宗教信仰能提供人們所需的社會、心、靈(或許未必是真)上的慰藉吧!雖然那只是短暫的慰藉,但至少它能很快的讓人感到滿足其需求,(有如嗎啡能很快的為人止痛,但它只能讓人短暫的感覺不痛,而不是真的不會痛了),唯有當人們真的能感受到神性的存在及對的信仰所獲得的才是永恒愉悅
  
 
宗教是嗎啡: 2007/2/8
自己覺得很好玩,當自己只能檢驗那位大師沒感受到而己,一般人會認為我在批評他們所謂的大師是不敬的,亦認為我在狂語,若感受到是經不起檢驗的,那就不是真的感受到,沒有感受到的人是無法指引人去感受的存在而獲得永恒的愉悅而已,並不是說這個人就沒辦法為人提供心、靈上的慰藉寄託”(只是短暫的愉悅而已),猶如人的(生、心、靈)一樣,當身體生病了就應找醫生治療,若醫生沒有針對病情給予治療的用藥,而是給予止痛藥,那會得到短暫的不痛,但那並不是代表其病痛已經好了,等藥效過後它還是會痛,當然止痛藥也有其功用,因為它能很快讓人感到不痛,心若生病了也是一樣,它一定要找心理醫師、心理師治療,而心理醫師給的用藥也只是短暫控制,其間亦需要配合心理師輔導、指導才會較有效而不致於復發,靈若感到空虛、無助時,它也需要透過對宗教的信仰來得到慰藉、寄託但若只是想獲得短暫的慰藉、寄託,他只需要對宗教儀式、教義、神職人員有所信仰就可以了,因為那樣比較簡單亦易容獲得短暫的愉悅,但若要獲得永恒的愉悅就需對有所信仰,進而感受到的存在如此才能獲得。
現在我藉用馬克斯的一句話宗教是嗎啡它讓人看不楚清勞工被剝削的社會事實,而我要陳述的是它讓人看不清楚對信仰的事實進而無法感受到的存在。
  
 
回應網路有緣人的爭論: 2007/2/9
不要再區分出世、入世,大乘、小乘了,除非有緣人已和我一樣感受到了, "有緣人"能和我一樣感受到""大家就會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而不會再執著於要如何做的問題!我現在用比較單簡的話來做比喻!大家還沒抓到""就在討論""要如何煮,但討論了老半天還是沒共識,就算有共識了,那現在問題來了""在那裏?或許有"有緣人"會說雖然""還沒抓到也可以先討論如何煮,才不會等到抓到""時,不知如何煮,但我可以告訴大家:若大家有抓到""時,大家就一定會知道如何煮了。
  

 
 
生、心、靈的感受: 2007/2/10
每個人都神性,而人之所以無法感受到是因為人的神性名相
心相所蒙蔽,唯有先發揭出個人的內在神性外在神性才有辦法感受
要不然大概很難感受到的存在,(“神性猶如導航器能自動的引導
人到達目的地。),人雖然有神性但從小我們就一直一點一滴的被蒙上名相
心相的塵土,所以一般人很難感受到我們原有神性的存在,難怪乎大家
都感受不到的存在?
自己亦是透過對的長期禱告,才感受到內在神性,亦透過樂觀的實踐人
生的課題,才會因緣際會而感受到的存在!
為什麼大家看不到但還是相信的存在,因為大家都能感受到七情,
而大家很難感受到神性的存在,亦無法感受,所以很難相信神性
的存在,唯有透過宗教信仰的論證才能較易讓人相信靈(神性)的存在,
之所以讓人如此的難以感受,原來祂是要透過無形神性的感受來感受
,難怪乎如此的難!只因為要感受到無形的神性已經很難了,再加上要透過
無形的神性而來感受無形,難怪會如此的難上加難!(要先感受到
神性才能感受到”)
【生(肉體)感受名相界是很直接的因此大家都相信生(六欲)的感受。心感受
心相界,雖然看不到心也看不到七情但其感受也是直接的,所以大家雖看不
到但還是可以感受的到因而大家都相信心及七情的存在。而靈(神性)是要透過
淨心”(淨心的方式即是實踐上天賜予受與施的能力)才能感受到是間接的,
是要透過靈(神性)來感受到,是間接的間接感受,因此才會如此的難以
感受到。】名相有缺憾的人只要他的健全的話,他就有能力感受到
神性亦可以感受到的存在,但若不健全的話,即使他的名相
再富有也感受不到神性亦可能成為他感受到神性的負擔!
永恒的愉悅
感受神存在,愉悅永留心,
信仰由心生,感受實踐行,
問我神為何,唯有親體驗,
順命為課題,時存感恩心,
付出無私愛,若是緣來時,
必感神存在,永恒愉悅心。
 
 

有付出必有得:
有耕耘必有收獲,有努力必有獲得,過去自己以名相來看自己並不以為然,
我只能說有耕耘未必有收獲但無耕耘必無收獲,有努力未必有獲得但無努力一定
無獲得,而現在用內在神性來看有耕耘必有收獲,有努力必有獲得,雖然所
獲得的未必是名相的東西但一定會獲得神性的東西,只要我們完成一個
課題我們就會少了一個課題,不是嗎?
  
 
發自於內心的愉悅:
自己在還沒感受到自己就已過的很快樂,亦懂得感恩,但那是透過比較得來的,諸如我手痛時,我就會感恩我還有手可以痛而還有人沒有手可以痛,若我沒有較好的車開時,我也會感恩因為還有人沒車開,若我無法到較好的餐廳用餐時,我也會感恩,因為還有人沒東西吃,當我生病時我也會感恩,因為我還有知覺等等、、、,所以雖然也活的很快樂但總是有時侯會感到不踏實,而現在我感受到亦獲得永恒的愉悅所以我現在的感恩是由內心所發出來的,因為我知道萬事萬物皆有佛性、神性而萬事萬物皆為所用及供養我身所以我當無時無刻的感恩所有的一切恩賜!亦感恩上天所賜予的一切課題!因此現在自己終於活的很愉悅、踏實了。
  
 
神的課題就由祂自己完成吧!2007/2/14
上天我只能順命的去完成,您所賜予的課題,但只有您才能完成的課題就請您多擔待了,因為與人分享如何才能感受到您的存在時,一般人還蠻容易接受的,但若遇到有宗教信仰的人反而較難接受,原本是感受到您最好的管道,現在卻可能成為感受到您存在的最大阻礙,只因人們已以人為的方式,將原本對信仰,變成對宗教、教義、神職人員的信仰,所以現在大家都以本位主義的方式,認為只有透過該信仰才能感受到您的存在,亦認為唯有透過該信仰,所感受到的才是真的,有如此的區別心的人怎能感受到您的存在?
真不懂!為什麼大家今生都過的不愉悅了,還敢期望來生會過的愉悅亦想獲得極樂世界、永生(若不愉悅要永生幹嘛!),真搞不懂?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指引人感受到” 的存在從而獲得終極的意義永恒的愉悅、樂死(既順命愉悅的活在當下,隨緣自在,悠遊天地之間),進而堅信對的信仰,是終極的目的。
雖然每個人都有神性亦都可以感受到的存在,一開始自己認為只要能以一種較簡單的方式來指引的話,那麼大多數的人就應該能感受的到,但現在卻發現要開啟人們的神性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因為從小到大我們就一直一點一滴的被名相心相的塵土所蒙蔽了,所以大家只願相信自己所能感受到的名相心相的事物而較不相信自己無法感受到的神性無相的事物。
而現在自己所能做的就是,不一定要讓人能感受到的存在,若有緣人能做到順命愉悅的活在當下即可了。
  
 
道,到底說不說:

道可道非常道(道是不能言語的,若可言語的道就不是所謂的道了,那麼對於
道到底要不要加以敘述,若不加以敘述如何能讓人明瞭道為何物?但若要加以
敘述卻又不是道的本質了,那麼要如何才能讓人知道為何物?反正說與
不說都無法獲得道的真正本質,那麼想要知道真正本質的人要怎麼辦亦
即要如何才能獲得到所謂道的真正本質亦或根本就獲得不到所謂的,然
而即然老子能知道所謂的道,那麼代表人們也可以知道所謂的道,只是道不能
透過所謂的知識、學識來獲得的,而是要透過個人的內在感受來獲得的。
  
 
 
對神是可以質疑的?
在還沒有感受到之前所有人都可以對之存在與否提出質疑?因為感受
及對的信仰是永恒不變的,唯有感受到祂才能真正的信,祂不像
知識一樣可以透過前人的經驗纍積、演繹、推論、論述而獲得亦不像歷史一樣只
能相傳卻無法驗證的,對的信仰是能透過神性而感受到祂的存在亦會
自然而然的對祂堅信不疑!
 
 
對奧修的檢驗:2007/3/4
之前朋友對我說可否檢驗奧修是否有感受到的存在,剛開始看他的一些論述時自己不確定他是否有感受到,因為他有論述到一些我認為才能回答的論述,所以我不確定,然而我也不會太在意,因為那是他個人的課題,而昨天剛好有機會看到他對存在的論證,因此我能確定他已感受到的存在,而他用的師傅、徒弟就像我將用的指引者、有緣人一樣只是名稱不同而已,但其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人不要把對的信仰、感受執著於師傅、指引者的身上,因為那樣會對徒弟、有緣人無益反而阻礙了他們對的感受。
奧修一直強調靜心的重要性亦發展了很多有關於如何靜心的方式,我認為那是能提供有需要的人可以去試試看,因為每個人的質地都不同,而奧修的質地很好所以他很早就已感受到亦發展很多的如何感受到的方式,如此我將可以在他那藉用一些有用的工貝而不需花費更多的時間去發展已有的工具,所謂的證佛、得道、感受到神等之眾人,我們都只是永恒存在的介媒、差使,我們的課題只是在傳送所謂的永恒存在的信訊,亦希望透過我們能讓更多的有緣人能感受到祂的存在而已。
奧修所謂的靜心對很多人來說應該不會太困難,但要感受到卻很困難,因為到達靜心後還要淨心才有可能感受到的存在,而靜心只能帶給人短暫的心靈愉悅,唯有淨心才會不受任何名相心相的左右才能達到所謂的感受、開悟!(一個所謂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的人是可以運用名相及心相讓人達到愉悅而不是受名相、心相所奴隸而感到苦腦、痛苦)。【在我還沒感受到神之前,我曾經看過奧修的書但就是看不下去,亦無法了解,為什麼要追求對神、佛、道的信仰得花費那麼多的錢?現在終於知道那是人為的因素,卻讓奧修被誤解。】
  
 
第三者的觀點:
一個人若能以第三者(旁觀者)的角度來觀看名相、心相界的一切,他就能比較容易接受一切所謂的苦難,因為事不關己,然而每個人不都是為其所困嗎?只是以第三者(旁觀者)時,就能較輕易為他解決其困腦,其亦能為當下提出自己的看法!但若是自己遇到時,自己又無法處之泰然,而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的人與一般的人差別就是在此,即簡單又困難,一般人凡事說的到,做不到(不能順命而為)
  
 
中之道:
中庸之道,在名相、心相中能實行所謂的中庸之道即是所謂神性中之道,一是有為而為(順命而為)不離道而為,一是無為而為,以道而為,中庸為凡事不過與不及,即凡事恰到好處,如吃飯不吃太飽,吃太飽會不舒服,吃不飽也不舒服。
很多宗教的戒律大都是在規戒一些讓人很容易沉迷的事件上,因此就規定這個不能為,那個不能為,猶如因噎廢食一樣,以此認為如此較容易讓人達到靜心、淨心的效果,但往往適得其反,只因凡事都應有其適當的出、入口如此才不會造成過與不及的反效果,一個懂的順命的人就是活在當下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隨緣自在,享受每一刻的自在愉悅。
 
 
朝聞道夕死可以!
懂得活在當下,瞬間即是永恒!每失去了一秒它都將不會再回來,何時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都無所謂,只要在他最後一口氣之前他能對感到愉悅就ok了,所謂朝聞道夕死可以,就是這個意思,一旦人在死前就能感受到神、開悟得道、證佛時,其死後就能成道、成佛了。
  
 
錢幣的作用:
一個人要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他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只信仰(執著)自己的宗教而排斥其他宗教,因為人一旦有了分別心那他就很難感受到的存在、開悟得道、證佛了,由於過去的所謂的宗教並沒有像現在如此的接觸而加以人為的區分,因而過去或許很容易在自己所信仰的宗教裏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但現在若執著於自己的宗教信仰那就很難感受到、開悟了,所謂對的信仰是超越宗教的信仰,一個對有所信仰的人,他可以堅定對的仰信亦可以對保持著強烈的質疑(在還沒有感受到祂時),但一定要有觀念(種子),如此才有辦法在你身上開花、結果(感受到祂的存在),要不然祂是不會無因無故發生的,所謂有耕耘才有收獲(你若不將神的種子種在你的思想裏,那祂是無法成長的,更不會開花、結果),對的信仰它僅是一種純信仰,但並不是被局限在宗教信仰。猶如錢它只是一種純交換工具而已,它不局限於台幣、美金、人民幣、歐元、英磅等。
 
 
對四大宗教的論述整理:
佛教:我佛心中坐,每個人都有佛心,所以每個人都能證佛、成佛。
道教:道存乎於心,每個人都有道心,所以每個人都能得道、成道。
基督教:唯有透過對耶穌的信仰而得永生。
伊斯蘭教:穆罕默德是最後一位差使。
:空,道:無,基督:上帝,伊斯蘭:安拉
以上所指稱的名相不同但都是在指永恒存有無所不在的存在
為什麼佛、道教的信仰者較能開悟得道、證佛而基督、伊斯蘭教較無法感受到或許是與其教義有關吧?因為佛、道的教義主要是在指引人如何去開悟得道、證佛,而基督、伊斯蘭的教義主要在教人如何去信仰上帝、安拉而不是在指引人如何去感受上帝安拉,亦認為耶穌、穆罕默德是上帝安拉最後的差使,唯有信仰他們才會得到永生與救贖,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這兩個宗教裏常以神蹟來做分享而不是感受到而做分享!
  
 
與神靈的檢驗:2007/3/14
昨天和家人到魚池找大姐,讓她請客,吃完午餐就到濟公師父的廟宇拜拜,我知道其實家人們主要是為了我的事才會安排此行程,即然如此我就讓他們安心!反正對我也沒差別,我亦好奇乩童的神準性,即然如此為何不做檢證(因為真、假得道、證佛是可以被檢驗的),當濟公師父附身於乩童的身上與我對談時,祂也在檢驗我是被魔附身亦或真的得道、證佛(這是家人想要了解的),而祂問了我很多的問題我亦以平常心回答祂的提問,最後祂要我提一首詩,我則提詩如下:
順命活在當今~~
指引人有感受~~
神佛道人稱神~~
得到永恒愉悅~~
前四句六個字是我當下即時寫下的,而後四個字是祂所添,然而好玩的事是在祂要添上後四個字時,自己同時心中亦有相樣的想法!而且其感受非常強烈!
之後祂請我所有的家人進到殿中,並對我的父親說:我是真的得道、證佛者而不是被魔附身,請他不用為我擔憂。就我與祂的對談中我能感受到祂真的是成道之人,而如此的特別經驗讓自己對所謂的神明附身的神秘主義更是好奇,【然而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因為就我感受到的上帝永恒的存在是一個全知全能者,在感受到祂後所有人都不應有所分別、有所高低,然而在濟公的言意之下神眾還是有高低之分,所以祂要我到中殿閉目靜坐,因為那裏有玉皇大帝及一些較高神力的神眾在那裏(但並沒什麼事發生),只是有位師姐在幫我的頭及背部做了有點像按摩的動作並在耳邊說了一些話】,雖然我無法了解、解釋神明附身的神秘性,但我想那是的課題,那就由自己去完成吧!而我現在的課題就是怎樣能以最簡單、容易讓人明瞭的方式指引有緣人去感受到祂的存在,其餘的課題就隨緣吧!多想無益?
  
 
多數人都喜歡耍嘴皮:
若由論述來檢驗一個是否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很難(若檢驗一個人沒有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就較簡單了),唯有與他對答時才較容易檢驗,只因論述講的再好但自身無法做到,那也只是在耍嘴皮而已(自己現在常用耍嘴皮的名稱來指稱一般人常會用理論性、假設性或自己說的到卻做不到的論述來做不必要的辯論,在的安排中一切都只有必然,沒有應然!任何一件事只有在其當下才會有其意義!其餘的假設性論述都不會有其真正的解答,唯有在當下才會知道真正的作為。)
  
 
生、心、靈何者為真:
生、心、靈到底何者為真?在我認為三者皆為真只是所屬的感受相界(名相、心相、無相)不同而已,但人們往往偏重於名相界,所以才把名相的一切事物當作為真實,而把其餘心相、無相兩界看的較不真實,因此大部分的人才會比較注重名相物質生活的追求而忽略了心相與無相的重要性,唯有當人們在繁華過後才會感覺到名相物質的生活並不是人生的唯一目的,因而人們才會反思人生的意義!
名相界的所有事物對六欲來說是真的,心相界的七情(儒家:喜、怒、哀、懼、愛、惡、欲,佛教:喜、怒、憂、懼、愛、憎、欲。)對心來說是真的,而無相界的神、佛、道、存在對靈來說是真的,若說名相界才是唯一的真實?那為什麼人會受七情的影響?亦會對()感到空虛、無助?若一個人的生、心、靈都能得到適當平衡(自我認同)的話,在我認為已經是一個完人了(只是差在沒開悟得道、證佛、感受到神而已),一個人若能成為一個完人對我來說他到底有沒有開悟得道、證佛、感受到神已不重要了,至少他的一生已不會再有遺憾了,雖然在我的認知裏每個人都有佛性、道心、神性也都可以證佛、得道、感受到神,但畢竟在我實際檢驗過後而得知所謂的開悟證佛、得道、感受到神之人卻又是如此少之又少!
一個人一定要在獲得適當的平衡後,才能獲得的適當平衡,亦要在獲得適當平衡後,才能獲得的適當平衡,唯有在獲得的適當平衡後,才能成為完人亦有可能開悟證佛、得道、感受到神。
  
 
順命愉悅活在當下的真義:
所謂順命即是順從上天的安排真實、真誠的面對自己、他人,凡事不愧於心,如此才能保有一顆愉悅的心而珍惜上天所賜予的每個時刻。順命的人決不會做出任何有愧於心的事,亦不會將自己所犯的過錯歸諸於上天的不公。
上天賜予每個人都有受與施的兩種能力,倘若這兩種能力可以真正的做到的話,那一個人將有機會可以感受到的存在,坦若這兩種能力無法做到的話,那要感受到的存在將會很困難了,其一是保有一顆感恩的心即是受的能力,其所涵蓋的是對上天與萬事萬物及所有有緣人對我們的恩賜、付出,其二是保有一顆愛的心(真、善、美)即是付出的能力,其所涵蓋的是對人與萬事萬物的無私付出。感恩的心是由衷的存在我們心中而無時不刻的自然發出(因為我們無時不刻的都在接受上天、萬事萬物、有緣人的恩賜、付出),愛心的無私付出是不求回饋的(因為我們已獲得太多的恩賜了),愛的付出是包含了真、善、美三者,要不然所謂的真將不真了,猶如很多父母說他們很愛他們的小孩但當他們的小孩考試考的不好就覺得讓自己很丟臉,這樣的父母真的愛小孩嗎?還是為自己?
一個人若是為了有好報才去做善事,請問一下這樣是善嗎?還是自私的偽善?
一個人若長得很俊俏或很美麗但卻沒有一顆愛心,這樣的人會讓人覺的美嗎?
  
 
各人吃飯各人飽:
各人吃飯、各人飽,這句台灣諺語在一些人的認知裏可能是一種自私的行為,但我的解釋是各自的行為各自負責,一個人唯有自己吃飯自己才會感到飽,而別人是無法代替他吃飯的,身體以外的事或許可以由別人替我們分擔,但身體的問題就得自己去承受,一個人的言行也是一樣,若一個人無法對自己的言行負責的話,那別人也是沒辦法替他負責,一個人要能誠實面對他人、面對自己及言行一致的人才有可能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
要能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的基本條件:1、感恩的心即是受的能力,其所含蓋對上天與萬事萬物及有緣人對我們的恩賜、付出,及無私的愛(真、善、美)即是付出的能力,其乃是對人與萬事萬物的無私付出。2、要完成上天所賦予的一些課題。3、由靜心到淨心。
  
 
差使(心靈指引者)與一般人的差異:
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與一般人的差異,即是前者能為自我的行為完全負責、言行一致不虛偽、凡事說到做到、不打誑語、能善用名相界的事物,而非受制於名相界的事物,感受到後就會自然而然的感受到萬事萬物皆有神性(眾神性皆平等,只是各自的課題不一樣)亦會瞭解到人生的終極意義及瞭解自我的課題為何,雖然人生最終的追求已無所求了(神性、無相界已完滿、),但不代表一個人感受到、開悟得道、證佛後,就不需要再成長、學習了,相反的在名相界裏更要學習如何去指引讓有緣人去感受到的存在的方式亦完成所賜予的所有課題。
  
 
善惡之間:
心存善念近神、佛、道,心存惡念遠離神、佛、道。
心存善念遠離地獄,心存惡念遠離天堂,一念之差天堂、地獄已分明。
天堂、地獄在何方?唯有心中生!
生時的思維若為苦(受制於七情六欲),而死後的存在思維亦為苦,生時的思維若為樂,而死後的存在思維亦必為樂。
成佛、成道、與神合一唯有肉身完成課題時才會實現,而肉身之存在只能證佛、得道、感受到神而已。
  
 
緣的三性:
一個人要證佛、得道、感受到神,要透過自身的佛、法、僧(神性、心性、生性)的修為來達到(此三位一體缺一不可)!
緣的三性:生緣即人與人生性的相遇,心緣即人與人心性的相遇,靈緣即人與人的靈性相遇,所謂的生緣猶如我們平時所遇見的人一樣雖有緣但也只是生緣而已,而未必有心緣及靈緣,所謂的心緣猶如我們的親人、朋友一樣,不但有生緣還會與我們或深或淺的交心(亦有所謂的善緣、孽緣),所謂的靈緣則是不論是透過生緣或媒介所觸動靈的啟發所產生的緣即是,而所謂的佛渡有緣人,其所要渡的是有靈緣的人。
  
 
自我與自私:
自我與自私的差異,所謂的自我其本身就是一個發光體,他不只能照亮自己亦可照耀別人,對自己完全負責,其注重自己自由意志亦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而不會將自己的意志強加諸於他人的身上,而所謂的自私其自身只是一個被照物,其本身無法照亮自己,更無法照耀別人,對自己並無能力負責,其本身並不懂得什麼是自由意志的真諦,亦常會將自己意志強加再他人的身上。
懂得尊重自我的人是不會去討好別人而是會帶給人快樂(無目的),他之所以會快樂是由他自身內在所散發出來的,並不是靠外在所得到的,因而其快樂是永久的,若靠外在所得到的快樂將是短暫的。
自私的人往往懂得如何去討好別人以便使人也對自己好,是有目得的交換,若付出與得到的有所不平衡就會犯得犯失了,其快樂與否大都受到外在因素的所左右,由於自己無能力負責,所以常會將自己的情緒歸諸於外在的因素,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自我的修為:
自我課題的修為,人往往對自己的大缺點能有所改進,因為大缺點容易察覺所以容易改進,而小缺點卻不易察覺亦容易讓人忽視,所以在人生的課題中往往小缺點的部分才是最難的修為。
  
 
圓的人生:
人生若以圓的方式來看就會沒有開始與結束,但若以線的方式來看就會有開始與結束,而懂得將人生活得如圓的人不多,大多數的人都是將人生活得如線一般,所以容易犯得犯失、樂生畏死,如此的人生能不苦惱、煩憂嗎?
  
 
苦海的起因:
當人被物化、社會化後,其原本的自然本性將被淹蓋掉了,猶如小朋友都喜歡在夏天赤裸著身體到處跑,原本其是最自然的本性但當他們被教導成不穿衣物就是一件羞恥的事,如此原本自然的事就反而變成不自然了(社會化)(心相界),而穿著衣物原本也只是遮身敝體保暖而已但當透過比較後,大家都以穿著名牌為傲而以穿不起名牌為恥(物化)(名相界),所以那就是為什麼原本每個人都有的自然本性(神性)(無相界),經過社會化、物化後而逐漸消失,最後當人們迷失自我(自然的我)後才始開在找尋自我及人生的意義!
其實社會化、物化並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是否能有所知覺,而不受其所約束仍能保特其自由意志,即是人為的任何制度、社會規範及發明都是為了讓人們得到更大的自由與享樂,而不是限制人們的自由與增加痛苦,但在心相界與名相界的主導下大多數人卻是生在不自由與痛苦中,這就是為什麼人生是苦海的原因!
  
 
何謂命運:
所謂的命運,自己總認為所謂的是自從一個人一出生其好命歹命都已被註定了,而則可透過後天的努力加以改善,但當自己懂得順命後,就覺得所謂的命運對自己來說已沒意義了,一個懂得天命的人是不會受命運的影響,因為他都會愉悅的接受上天所賜予的一切,其人生都充滿著感恩與愛而已,所以對他來說就沒有什麼好命歹命、好運歹運的問題存在。
  
 
愛的提升:
一般人們常講的都是以七情裏的為主而不是神性裏的無私的愛,因為其所謂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愛,因此如何將七情裏的昇華到神性裏的無私的愛將是一門很有趣的課題!自己可以try看看有什麼方式可以讓它達到?
  
 
無私的愛:
所謂無私的愛,大家都會講但其真正的真諦為何我相信很少人會知道,即使知道了我想能做到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大多數的人都會把七情中的愛當做唯一的愛而無法理解到神性裏的愛,因此才會有小愛、大愛、愛自己、愛親人、愛鄰里、愛國家、愛民族、愛人類等等的有區別心的愛,但就是無法愛無所愛,即是萬事萬物皆有神性,即有神性皆為平等,即是平等就應無所不愛!
人們之所以無法了解無私的愛之真諦,乃是因為人們不懂得真正的感恩,所謂的感恩是出自於內心對上天、萬事萬物及人們給予我們一切恩惠及幫助,只因我們無時不刻的都在接受上天的眷顧、萬事萬物的付出、人們的幫助,我們之所以會覺得自己富有並不是在於我們擁有多少的財富(名相客體)(名相主體)而是在於我們是否懂得感恩,人們之所以不懂得感恩乃是因為人們無法真正了解到上天所賜予我們的一切及萬事萬物對我們的無私付出,也是因為如此所以人們很難感受到的存在。
 
 
長不長進?
從前自己常在想,若一個人每天過的生活都是一樣的話,那生命不管活的再久對自己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與其長命百歲不如當下就死了算了,所以自己常會擔心自己的不長進,自己不會想跟別人比,只會和自己比,看今天的我有沒有比昨天的我更長進點或明天的我會不會比今天的我更長進點,因為自己不能忍受自己的不長進,因此當自己在工作時,常會無名由的將工作辭掉,即使工作的很愉快但還是會莫名的將它辭掉,到底為什麼會如此自己也不曉得,只是覺得該辭職的時候到了,自己亦認為若一個工作的收入很優厚但一輩都需過一樣的日子那我還是情願放棄那樣的生活,那就是為什麼我願意投資那麼多的成本在幸福小窩上的主要原因,雖然賠了不少錢但能感受到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值得,這對自己來說也是人生活著主要的目的。
當自己感受到之存在後,總算明白當一個人還不了解人生的真諦,其要求每一天的長進是有其必要的,要不然人生活得就很無趣了,而當一個人真的能感受到時,其所謂的長進也只不過是名相心相的長進而已,而對無相來說並無長不長進的問題,只有對永恒存在的感受!
一般人都只是在追求名相心相的知識長進,因為那對一般人來說是比較實用的,畢竟名相心相對一般人說較為真實亦較容易感受到及較有說服力,而相無對一般人來說較為不實用,亦較不真實也很難讓人感受到它的真實性,其亦無說服力因為祂的存在只能感受而無法言語,祂無法用邏輯之演繹、歸納來推論而得知,所以祂的存在是不能透過名相心相的知識(思維)而得知的,僅能透過無相的思維而得知。
  
 
人只有使用權:
每個人人生所追求的大都是為了想佔有所有的事物,人們也因此造成太多的煩惱,因為世間有太多的事物是無法佔有的,而人生在世所擁的一切也是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連我們最為確確的臭皮囊也是一樣,其實道理大家都懂但大家都做不到所謂的放下,亦常會講此一道理給人聽,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都在信卻感受不到的原因,因為對神的信仰不只是思想上的信仰而已,更是實踐的信仰,若無法實踐對的信仰,那就算有再好的教義、指引者也是惘然。
  
 
得道、證佛之自我檢測:
離得道、證佛之比例自我檢測,若一個人認為其快樂有多少的百比是來自外在的給予,那就代表他還有多少的課題需要完成,亦可以從一個人的不快樂、痛苦歸諸於外在的事物所造成的比例而得知其還有多少課題需要完成,其實一般的人都認為在人生的過程中只要樂多於苦就可以了,不必真的需要求得解脫!唯有當人面對生死問題及對人生意義有所追求時才會想要尋求了悟,一般人對宗教的信仰亦只是想要得到慰藉、逃避而已,並不是真正的想要得道、證佛?因為若要真的得道、證佛就應當珍惜的過好上天賜予的每一天而不是自我逃避的求神、拜佛。
  
 
滿與空:
神、道、佛無所不在所以是滿但因其亦是無形所以亦是空,滿、空名相為兩極但無相並無分別。然而一般人都喜歡以名相、心相思維思考萬事萬物的一切事物,所以很難理解無相思維的真諦。
 
實踐神所賜予的受與施的能力,即是淨心的方式,若能將真、善、美實踐到一定的程度那將會感受到內在神性之存在,若不實踐神所賜予的受與施的能力,即使所有的教義精研的再好也惘然,最多也只能稱做很有學識之士亦無法成為證佛、得道者。
由於淨心的方式是透過實踐神所賜予的受與施的能力而達到,因此它就與每個人的名相優劣差異無關,但若心相無法實踐那就一定無達到淨心即亦無法感受到內在神性,如此更遑論要感受到神的存在!
  
 
簡單的論證,艱難的修為:
為什麼如此簡單的論證卻要經由那麼長的修為才能獲得?只因猶如仁義道德、簡單的理論大家都會講但卻很少人能做得到,而我們亦常用此來要求別人但自己卻也做不到的道理是一樣的,對神的信仰也是一樣的,要實踐祂賜予的受與施能力,雖然看似很簡單但能做到的人卻很少,因此大家都情願選擇一般所謂的宗教信仰,只因受與施在一般的宗教信仰只要在某個特定的地點做到就好了,而不是持續的修為,即使持續的修為也只是在教義上卻不是在實踐上,所以人的煩憂還是持續不斷。
  
 
知識的緣起:
人類的知識則由名相思維、心相思維、無相思維所構成,人類所追求的層次由名相思維到心相思維再到無相思維,只因名相思維的追求在於臭皮囊的存亡與否,而心相思維的追求則在於心相的歸屬,而無相思維的追求則在於神、靈性的歸屬,若臭皮囊不存在就也沒有心相思維、無相思維的存在(就當下的臭皮囊而言),因此就沒有追求心相歸屬與神、靈性歸屬的可能性,所以追求名相思維是最為切確,而人是社會性的動物所以就很難不追求心相維思及心相的歸屬亦很難超越它,而無相思維則是人一出生就已在存的,所以很少人會知覺到,再加上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有意無意的讓名相思維及心相思維將其矇蔽,因此唯有在人們對生命、人生意義有所思索時,人們才會有對無相思維的追求渴望及歸屬!
  
 
以神為思考中心:
人們都以為中心的思考模式所以舉凡一切對人有益的都是善,而對人無益的即為不善,對於人的自我也是一樣,凡對自己好的都是好人、對自己不好的即是非善之人,因此人與人之間常常會造成對立,舉凡個人、家族、國家、民族、人種等等皆是,只因人們都以為中心思考模式在思考萬事萬物,所以才會不懂得尊重萬事萬物亦不懂得所謂的真平等(只是課題不同而已),倘若人們懂得以為中心的思考模式來思考所有的萬事萬物,那麼人們就會懂得尊重萬事萬物亦會明瞭何謂真平等,因為是無所不在亦是永恒的存在,而萬事萬物亦都有神性,即所謂的凡是存在必定有其意義,只因萬事萬物皆出自於神的恩賜因此萬事萬物必有神性亦有其存在的價值,而人們很難感受到其真正的意義,只因人們只認為對自己有益的、事關自己才會覺得有其意義,若對自己無益、事不關己就覺得無意義,猶如人所有的創造一樣都有其意義!
若以God為中心時,每個人就會懂得相互尊重亦會懂得尊重萬事萬物,即不會高傲或謙卑,有的只是存在的事實。
唯有當人們能以為中心的模式來思考事情時,如此才能為人類帶來所謂的真和平,要不然所謂的和平也只不是一個永遠達不到的一個理想口號而己!
何謂以為中心的思考模式,即是實踐對神的信仰亦即實踐神賜予我們的受與施的兩種能力即為時常能保有一顆感恩的心及付出無私的愛,然而要如何實踐這兩種能力,感恩的心一開始我們可以透過比較來達到,就是以我們所擁有的來比別人所沒有的,那我們就能得到由外在的感恩,而感恩是要一直持續不斷的,直到能做到感恩是由內在自發時才是所謂的真感恩!付出無私的愛,即是透過實踐真、善、美來達到,那要如何實踐真、善、美呢?即是盡可能的做到待人接物真誠無偽,對自己亦如是,凡事做為都是出於善念,對萬事萬物皆能保有一顆審美的心即欣賞萬事萬物的優點、包容其不足,若能做到無真、無善、無美時就能達到無私的愛!
  
 
能否超越善惡之上?
當朋友問我,人是否有可能超越善惡之上,我肯定的回答他說:一定可以!但對一般人來說,是很難理解的,因為我們都以人及自我為思考中心在思考世間所有的事物,因而才會有是非、善惡之分,凡是對我們不好、不利、無益的,就是惡,凡是對我們好、有利、有益的,就是善,所以猶如做惡多端之人,他也會認為他是善的,即使認為自己是惡的,他也會有很多的理由,能為自己辯護,若是為惡之人,能知道他是惡的,那他就不會為惡了!因此我們若能以上天為思考中心的話,那麼就很容易超越善惡之上,猶如當我們看到人以外的動物在相互攻擊時,我們會去問那個是善、那個是惡嗎?所以人們的是非、善惡對上天來說與萬事萬物的存在並沒有不一樣,那只是一種存在的自然現象而已!
 
 
知識的演進:
現今名相思維所創造的知識非常大量、而心相思維的創作也越來越豐富,但無相思維的創作卻非常有限,尤其能以較簡單的方式指引人們如何達到感受到神性進而感受到存在之知識更是少之又少,由此觀之我們可以很容易的得知人們還是以名相思維為生活中心亦最容易讓人感受到它的益處,然而可賀的事是人們亦越來越注重心相思維的知識與生活,因此自己可以很確定的得知等人們無法由心相思維中獲得人生的滿足後就會向無相思維中追尋,而就無相思維的知識而言其目的都是一樣只是為了讓人開悟證佛、得道、感受到而已但方式卻會有所差異,不像名相思維及心相思維一樣是為了滿足許多不同的面向(需求是發明、創造之母)。然而無相思維的知識之所以無法與名相思維、心相思維的知識一樣能有較多的論述著作生產乃是因為能感受到、開悟證佛、得道之人並不多再加上無相維思的知識論述乃只是為了提供人們一個感受到、證佛、得道的方式之一而已但卻無法從中感受到、證佛、得道。
人是生、心、靈三位一體的存有,但古今中外有太多的人都以身、心二元為主而忽略了靈的存在性來做論述,所以再好的論述都有其不足的地方,亦只為身、心何者為真做了不必要的爭辨,但無論如何他們是不會有滿意的答案的!只因他們都執著於身、心二元而缺少了靈的論述,所以不論如何都無法得到滿意的結果!
  
 
白雲本質之論:
雨滴雖然來自白雲但它卻不是白雲,當雨滴離開白雲時,其質地都是一樣的純淨但在降落於地面的過程中卻會受到不同的污染亦會降落於不同的地方而造成不一樣的外形(如清、濁)及功用(如滋潤草木或供人使用等),然而無論外形、功用如何但其本質亦還是存在的,只是很難讓人認清這一點,而雨滴降落於地面因外形、功用的不同所以意義也有所不同,唯有當水滴完成其落到地面的意義時,再度回到與白雲成為一體時,它的本質還是不變的!
白雲亦是如此,它不會有固定的形狀但它的內涵卻是一樣的,當白雲消失不見了那只是白雲的形體不見了但其本質依然存在,只要當緣聚時,它亦會以不一樣的形體呈現出來。
我以白雲的論述作為對神的論述,我認為想對神本質要有所認識的一般人會有所幫助的,萬事萬物來自神但萬事萬物卻不是神,然而萬事萬物卻有神性,而萬事萬物亦有其不一樣的課題(意義)需要去完成。
  
 
世上的唯一真理是變還是不變?
活在當下的意涵即唯有當下的存在事實,萬事萬物的內、外本質只有當下的本質,過去的已不復還(回憶),未來的還未形成(夢想),然而其變化非常奇微以致很難讓人察覺,因而對一切所有神性來說(世間唯一不變的真理就是變),而就神(永恒的存在)本身來說其真理就是不變,因此就神性來講每一個當下即是永恒的唯一。
  
 
誰輕誰重?
大多數的人都在追求外在(名相)自我的認同(財富)或最多也只是追求內在的心相自我認同(社會關係),但很少人在追求無相自我認同【 神我關係,即實踐受與施的能力,感恩、無私的愛(真、善、美】而真能達到者更是少之又少了,因而人們常會做出一些本末倒置的行為而不自知,猶如一個人到鞋店裏買鞋但卻把腳量好的繩子放在家裏忘了帶結果店員要那個人回家把繩子帶來又猶如一個人到鞋店買鞋但因鞋子太小,店員不去換較大一點的鞋子卻要那個買鞋的人把腳弄得跟鞋子一樣,雖然我舉的例子有些荒謬,但我們的生活中不是到處都有這樣的情形發生,猶如自己過去在醫院工作,由於健保局規定要帶身份証才能換發用完的健保卡,所以明知當事人就是換卡的本人也只因其未帶身份証因而同事也不敢換給他,又猶如過去做自我介紹時,有人問我在做什麼(職業)?當我說我沒在工作,大家第一個反應怎麼可能?而接到他人的名片卻是頭銜一大堆,因此當我們在認識一個人時,不是在認識這個人的本質為何,而是在認識這個人的外在附屬為何。
 
 
發誓的作用:
為什麼在美國法庭做證時,需要按著聖經發誓,絕對不會說謊言,及為什麼台灣人若遇到一些爭執而無法讓人明白雙方當事人的真相、清白時,就會相約到廟裡發誓以保證自己所說的不偽,這種發誓對一般還沒有感受到神、得道、證佛的人來說,也許它只是一種嚇阻的作用而已,亦未必會真的有一般人所謂發誓成真的報應,然而它卻已讓人遠離感受到神、得道、證佛的機會了,因為不的人是無法感受到神、得道、證佛!
  
 
靈魂可否自擇?
2007/8/3與朋友碰面,他提出了一個靈魂自擇的問題,他認為一個人的今生如何是靈魂自我的選擇!我不知他從那裡獲得的這樣一個觀念,但我只能提出反向論述,讓他瞭解這個觀念很難成立,卻無法告知他為何每個人的今生會成為今生的模樣(因這是神才能回答的問題),若用佛教的因果論來論述或許可以成立(欲知前世因 ,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然而我不予置評,因為那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我告訴他若靈魂可以自擇的話,那麼每個靈魂為什麼不要選擇較完整的肉身及較好的環境而他說要選擇也要看靈魂的資格,我反問他說,若還有資格限制的話,那靈魂還能自擇嗎?
 
 
人是否可能完美?
與朋友的對談中,他讓我不得不思考為完美做一定的論述,我認為只要是人就一定不完美,只有全知全能的上帝才是唯一的完美,那對我們差使來說,我們也只是完滿而已但還是不可能達到完美,我認為完美只適合對上帝的用詞,所謂的完美不只是自己對自我的滿意,還要讓所有人對我們的滿意,我相信世上一定沒有這樣的人!由於差使也是人所以當然也做不到這一點,而差使能做到的只是完滿,所謂的完滿就是能達生、心、靈的自我認同、完全滿意,並不在乎外在的所有評價!
 
 
差使與修行者的差異:
2007/8/13與一個認識很久的朋友在談話中,他向我表示,我不受七情六欲的影響,是不是會對人變的比較冷漠,我告訴他不會變得比較冷漠反而會對人比較熱情吧!我說所謂的差使(心靈指引者)是超越七情六欲而與一般的離群索居修行者是不一樣的,差使(心靈指引者)在任何的關係上都是保持隨緣自在而不強求(或許是這樣會被誤認為冷漠),但一般的離群索居修行者是擔心受七情六欲的影響,因而選擇與七情六欲保持距離,說得更明白一點,就是差使(心靈指引者)肯定七情六欲的存在價值,而一般的離群索居修行者則是否認七情六欲的存在價值,差使(心靈指引者)很樂意、無私的分享有關於神、佛、道的一切感受(課題),而一般的離群索居修行者是為了逃避現實!
 

佛法無法度人,只能自度!
神秀:
身為菩提樹,
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
莫使有塵埃。
慧能: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有塵埃?
很好的一個公案,一個對心相的襌述,一個對佛性的襌述,如此對
的感受一看便見真章,若能感受的存在就不會有分別心了,若有分別心就
一定感受不到的存在。
 
 
不願成仙、佛:
很多的人為了不受七情六欲的牽絆,所以干脆刻意的逃避不去接觸七情六欲,結果其所謂的解脫只是一種妄想而已,過去曾經面臨人生的重大課題,當時自己對人的七情六欲已無所掛礙(冷漠)(但不是超越),記得當時有一個想法若是得道、證佛者或成仙、成佛的人沒有七情六欲,那我情願為人也不要是成仙、成佛,因為成仙、成佛者若沒有喜、怒、哀、樂(與七情六欲脫離而不是超越,當時的認知)那人生就不好玩了,人生一點意義也沒有,所以當時自己常盡力的喚醒自己的情感不讓它變為麻木,現在終於明白得道、證佛所超越的七情六欲與一般人認為的修行者之脫離七情六欲的差別之所在,前者是樂天知命的活在當下,後者是不懂得樂天知命的為求來世。
 
 
假藉差使的名義:
自己過去曾在一個智障福利機構工作了幾天,那個機構好像是有宗教背景的機構,所以會選擇一個星期六做Bible study,結果在做完Bible study後,我就沒有去工作了,平時在與智障的小朋友相處也不會覺得累,即使那時候也剛好遇到颱風,但自己還是樂意冒著風雨去工作,只是在Bible study時,讓我覺得很累,因為那裡的主任在Bible study時,表現的很專蠻,他要與會的每個人都要表達自己對Bible的見解,可是每個表達的人都會被他批評一番!而我告訴他我沒有宗教的信仰時,被批的更嚴重,我不能理解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會如此的不尊重人,所以不管有沒有發表意見都一定會挨他的批,好像只有他一個人才懂得Bible的真義亦把自己當做上帝一樣說了算,當時我不了解他對那些智障者所付出的關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只覺得差使被他給污名了而已,我之所以要講這件事的目的,主要是要告訴有緣人一件事,所有差使的課題都是在指引有緣人去感受到神、得道、證佛,所以差使們是不會去批評、毀謗其他的差使,若會造成相互批判、對立的,都是那一些假藉差使名義的人所造成,而那一些人將很難能感受到神、得道、證佛。
差使與屁:
當我說我們些差使:如佛陀、老子、耶穌、穆罕默德等成道、成佛者或得道、證佛者只是為了傳送佛、上天、上帝、真神阿拉訊息以證實祂的存在時,我想對已成道、成佛者來說大家都會深信不疑吧!但對得道、證佛者來說大家都會有所懷疑,亦會覺得我們這些得道、證佛者是否太自大了竟敢說自己是上天的差使,其實我們這些差使也和所有人一樣,只是課題不一樣而已,猶如郵差替大家送信一樣,若大家真的認為我用差使來稱呼所有的得道、證佛者有所不妥時,那不妨就把我們這些得道、證佛者當做一個屁來看,因為不管你聽到屁聲或聞到屁臭你都不能否認屁的存在即使你沒有感覺到,它還是存在著,就像對所有的得道、證佛者來說,我們亦無法否認上帝的存在是一樣,不管人們是否能感受神的存在事實,祂還是存在著!因此我們只能盡自己所能將上帝存在的事實、訊息傳送給所有的人,但每個人是否能感受到祂的存在那就不是我們的課題了。
  
 
空難的課題:
最近華航在日本出事,當我看到電視的報導,這次的意外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自己覺得很慶幸,但隔沒多久就有電視報導一些旅客的抱怨,當時我在想,人之所以不快樂就是因為不懂得感恩!人在危難時,總祈求上天能祐平安就好,當人平安時,就會怪東怪西!總是責難別人造成我們陷入危難,而別人對我們的付出卻是視而不見!我之所以要講這樣的一件事,是要告訴有緣人,凡事一切必出於必然,因而不管當下所發生的一切,就不要去想早知道這樣無意義的話,因為它一點幫助也沒有,有的也只是造成更多的懊悔而已,即然已發生了就無法改變,那不妨想想從這樣的一個事件中,自己是否習學到一些人生的課題!
 
 
蜈蚣怎麼走:
從前有一條蛇,有一天,他遇到了蜈蚣,他好奇的問蜈蚣說:蜈蚣先生,請問你,人才兩隻腳有時偶爾也會絆到,那你有這麼多的腳,你是怎樣安排它們之間的出腳順序,而不致於相互拌到?蜈蚣回答說:說實話,我從來沒想過這樣的問題,只是自然的行走而已,現在你提出這個問題不錯!等下次我再告訴你!結果蜈蚣從思考這個問題後,就不知道如何走路了!我想以這個故事來說明一件事,其實人們的生活就是如此的簡單自然,然而我們卻凡事都要將它賦予意義,因此原本自然的事結果都變成了不自然,亦造成更多的負擔!有如天體營的事,原本裸體是那麼自然的事,但經過社會化後,就變如此的不自然,就連已經躲到那麼偏僻的地方還是不得安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